首页 > 社会 > 拍案说法 > 正文

单亲妈妈陷连环诈骗:借出42万成负债公司法人代表

原标题:西安一女子陷连环诈骗:借42万换来法人,公司负债反成老赖

张英终于不再是西安微食圈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了。

为了这个结果,她努力了18个月。

2016年9月,这位单亲妈妈成了“债主”,而欠款人名叫谢小群,是西安微食圈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实际负责人。当时,他向张英借款42万元,4个月,约定利息8万元。

“钱是父母的”,张英曾再三犹豫,谢小群则将公司“过户”给张英,并承诺,若到期未偿还,那么该公司经营的西安“航天小吃城”则由张英自行处理。

▲借款协议▲借款协议

就这样,2016年10月10日,张英正式成为西安微食圈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一开始,她心里蛮踏实,“毕竟,手里握着一家公司的股权”。

但很快,她便得知,谢小群曾因诈骗被网上通缉。而她接手的这家公司,负债累累,且身陷多起官司。

▲张英向红星新闻讲述自己的遭遇▲张英向红星新闻讲述自己的遭遇

随后,谢小群失联,42万本金一下没了着落,张英心急如焚。但更令她焦虑的是,刚成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她就成了“老赖”,还被限制消费。

“赔了夫人又折兵”,张英想着,钱可以不要,但这个“法定代表人”的名号必须丢掉。

经过18个月奔波,她终于如愿。只是谢小群依旧失联,42万元借款仍无着落。

42万借款,换来一个“法定代表人”

张英数次强调,她只是个单亲妈妈,平时照顾孩子,不想让自己搅进一摊子事里。不料,事儿却找上了她。

她说,父母年迈,有些积蓄,所以想着将钱贷出去,图个利息。这时,谢小群急需“用钱”,且态度诚恳,“谁都看不出他是那样的人”。一位知情人士称,小吃城装修时,张英的哥哥提供装修材料,与谢小群接触较多。谢小群曾多次表达“融资”的想法。

两位老人42万元的积蓄就此被谢小群盯上。

谢小群声称,其外甥谢可(公司法定代表人)已将西安微食圈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委托给自己,他甚至将《授权书》拿出,并承诺,如若借款,他可以暂将公司的股权全部转让,法定代表人也可变更。

“哥哥经常打牌,所以,父母就把公司放在我名下。”张英觉得,她虽是“债主”,但只是给父母帮了个忙。

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一份编号为(2017)陕0116民初6531号的《民事判决书》显示,西安微食圈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于2016年3月1日成立,法定代表人谢可。同时,红星新闻获得的一份《委托书》证实,公司实际经营者为谢可舅父谢小群。

经法院审理查明,2016年9月27日,谢小群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向张英借款42万元,4个月,约定利息8万元,在《借款协议》中,借款金额本息合计50万元。

协议中,谢小群承诺,将西安微食圈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张英。这令张英放松了警惕。协议签订后,按谢小群的提示,张英将42万元汇入指定账户。同时,谢小群另签下借条一张,并与张英签订股权转让协议。

▲转账记录与借条▲转账记录与借条

13天后,张英的身份不再是一位单亲妈妈,而是一家注册资金为100万元的公司法定代表人。

回忆起签约时情形,张英告诉红星新闻,“当时,谢小群他们说,公司周转不行,要付房租之类的。4个月左右,就能周转开。当时,(我)也有犹豫,但哥哥说,谢小群的一个合作伙伴是邻村的赵峰。所以,我就信了。”

多起诈骗被起底,借债人被追逃

2016年10月底,赵峰的几句话,让张英寝食难安,“他说,谢小群可能是个老赖。一下子,我很紧张。不知道怎么办。”

但为时已晚,谢小群已经失联,电话无法拨通,小吃城内也不见他的踪影。此外,更多关于谢小群用类似方法诈骗的消息传来。

张英难以想象,在与自己签约前7天,谢小群曾用类似方法将小吃城抵押给另一人,借款30万元,但并未变更法定代表人。

同时,警方向多名受害者提供的《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显示,谢小群于2011年11月5日,曾以西安市未央区一养生会所的经营权作抵押,借款230万元,但到期后逃匿。

▲谢小群被网络追逃▲谢小群被网络追逃

债主马军访虽然胜诉,但至今未收回欠款,“开车到处找人,终于在安康找到。但在法院写了还款计划后,(谢小群)再次失联。为了找他,我已花了20万元。不找了。”

马军访告诉红星新闻,逃债期间,谢小群在安康又以类似方法诈骗了300多万。安康汉滨警方一位工作人员证实,谢小群确因诈骗仍被网上通缉。

安康的另一位债主告诉红星新闻,谢小群的诈骗方法大多类似,开新店、找人“入股”、抵押股权,然后不知所踪。这位债主称,谢小群数次推脱,被找到后,“下跪,甚至把身份证之类的都给我,但没用。现在,仍然联系不到他。”

张英终于确定,自己被骗了。她说,自己虽是法定代表人,但从未实际参与经营。当她赶到小吃城,去寻房东时,很多档口的人也称自己被骗,而她张英,就是那群人追债的对象。

事发后,小吃城房东在接受陕西电视台采访时称,他被骗得最惨,“2015年9月,谢小群和我签了租房合同。2016年8月,小吃城开张。他前前后后拖欠70多万元房租。而且,给商户退了营业款,给顾客退了充值卡后,又搭进去20多万……”

谢小群的“合作伙伴”赵峰也称,自己被骗了。他告诉红星新闻,2015年,他闲来无事,去跑滴滴,“谢小群包了两天车,看哪有合适的酒店可以经营。所以,(我们)就认识了。后来,他看上了那个小吃城,又正好在我家附近,所以我就投资了30万元。”

赵峰直言,他不懂经营,全由谢小群在运作,“开业那天去了,人气很旺。”

但直到谢小群跑路,赵峰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之前有人给我说,谢小群是骗子,但我没信。谁能想到,在家门口被人骗了。”

跑路前,谢小群曾给赵峰打电话称“做不下去了。你的钱,完了还。”但直到现在,再无谢小群音讯。

刚成法定代表人就成老赖,被限制消费

谢小群跑路了,“法定代表人”张英上了老赖名单。

2017年4月17日,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的一份《执行决定书》将张英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张英说,她只是个单亲妈妈,对管理公司一窍不通,但现在,糊里糊涂成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后,又糊里糊涂成了“老赖”。

一夜之间,张英的世界被改变。

这份《执行决定书》显示,小吃城档口一承租人因11000元押金及1000元违约金将西安微食圈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张英告上法庭,并胜诉,但张英并未履行偿还义务。

于是,她被进行信用惩戒。一度,银行卡被冻结,她的生活受到极大影响。生活被讨债、官司以及惶恐充斥。她缺乏安全感,走路时,会不经意间扫视周围的环境。说话时,偶尔会压低声音,左顾右盼。

▲张英被限制消费▲张英被限制消费

她从背包中拿出6部手机,一一摆在桌上,“你看,我换了多少部手机。不得不啊。”但她的电话很难拨通,要么关机,要么不在服务区。

▲登上“老赖”名单后,张英缺乏安全感,频繁更换手机▲登上“老赖”名单后,张英缺乏安全感,频繁更换手机

她知道,一天不从“法定代表人”的位置上下来,她就一日不得安宁。

多位被骗受害者告诉红星新闻,“他一个骗子,一个老赖,这么多年来,还在到处行骗,这是为什么?”

寻找谢小群未果,张英将其外甥谢可告上法庭。她诉请撤销之前与谢可等人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并变更法定代表人名字。张英想甩掉“法定代表人”的包袱,“哪怕要不回父母的钱,哪怕他们说我不孝,我都不做这个‘法定代表人’。”

谢可辩称,西安微食圈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系合法成立,且涉案协议也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达,应合法有效。公司转让后,出现的债务不能作为被告欺诈的理由。

最终,法院认为,张英在签订合同时,对涉及合同法律效果的重要事项存在认识上的显著缺陷,无法达到其订立合同的目的。此外,西安微食圈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在转让前即负债累累,涉及多起民事案件。谢可在主观上故意隐瞒事实真相,采用欺诈手段致使张英在违背真实意思表示的情况下签订股权转让协议。

▲法院判决,支持变更法定代表人▲法院判决,支持变更法定代表人

因此,2017年9月25日,法院判定,双方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撤销,谢可需协助张英变更法定代表人。

变更了法定代表人,诈骗案仍无进展

更名的过程持续了半年多。张英觉得,“我被谢小群、谢可他们合起来骗了。”

去年底,张英向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提出执行申请,再次请求将公司法定代表人更名。

日前,张英终于卸下“包袱”,不再是“张总”,而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两位老人的女儿。

但谢小群依旧逍遥法外。其侄子谢可的电话虽然可以拨通,但他否认自己的身份。

其实,2017年5月8日,“谢小群诈骗张英案”就已立案,在案由一栏,西安市公安局国家民用航天产业基地分局写道,“我局认为,有犯罪事实发生,需要追究嫌疑人的刑事责任。”

▲谢小群诈骗张英案,警方已立案调查▲谢小群诈骗张英案,警方已立案调查

但截至目前,该案仍无进展。办案民警的电话无人接听。

在西安微食圈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注册地,红星新闻并未看到任何标识。原来的“航天小吃城”也早已换了名字,但“谢小群诈骗”一事仍被周围人议论。

小吃城所在物业公司的多位工作人员均证实,张英并未实际经营小吃城。同时,对谢小群诈骗的事儿,他们全部知晓,“找不到人了”。

如今,房东已将小吃城出租。现在的负责人是一名30多岁的男子。他告诉红星新闻,谢小群跑路后,自己从房东处租来房子,然后进行装修。“开业后,才知道谢小群诈骗的事儿。但他是他的,我是我的。”

▲每到饭时,曾经涉事的小吃城内挤满了人▲每到饭时,曾经涉事的小吃城内挤满了人

现在,小吃城仍在二楼,约二三百平方米,每到饭点,9个档口前就挤满了人。大家簇拥在一起,一切如常。

但经历了这件事,张英一度觉得,自己的人生被毁了。

END

红星新闻记者丨王春 发自陕西西安

来源:红星新闻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医生质疑鸿茅药酒被捕 律师:若被起诉将无罪辩护 身份证信息被抢劫犯盗用 成了有案底的人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