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五花八门 > 正文

博士半天走98800步被质疑 北京大学:他们都曾走过

原标题:98800步,这些北大学子都曾走过……

来源:北京大学

编者按

从运动小白

到登顶珠峰

需要经历的是什么?

从400米比赛都跑不完

到站上8844.43米的世界之巅

走过多少个98800步

又留下多少数字记忆?

北大山鹰社

这群来自北大的年轻人

用“永远向上”的经历告诉你答案

用拼搏的毅力和勇气

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北大珠峰登山队登顶珠峰(来源:北京大学珠峰登山队)

每一步都算数

登珠峰十万步,每一步都算数。

——北大珠峰登山队队员魏伟

在2018年10月26日的北大珠峰登山队报告会上,登山队队员魏伟回想自己登顶珠峰的经历时,坚定地说出:每一步都算数。

正是一步又一步坚定不移的向上,才换来了从未名湖畔到世界之巅的壮举。魏伟是北大登山队中的唯一一位女队员,也是全队第一位登顶的队员。

登顶训练时的魏伟遇上了“L”型的直角冰壁

登顶训练时的魏伟遇上了“L”型的直角冰壁

同样是在这个报告会上,北大珠峰登山队队员庄方东提到了98800这个数字。在讲述登山队的体能训练时,庄方东用几个数字描述他们的登顶历程。

26万千卡,98800步,882层。

——北大珠峰登山队队员庄方东

那时的他一定不会想到,当自己毕业之时再次讲起这个故事,会引来众多网友的关注和议论。

向上爬比向前跑要难太多了

走近庄方东,了解这位北大学子的“存鹰之心”(来源:北大团委)

9年前我刚到北大时还是个运动“小白”,400米的跑步比赛勉强撑到了300米,吐了很久才起来。

吐完之后就觉得,我也太弱了!

于是,我拼命锻炼,现在我可以站在这里自豪地说:我登上了“世界屋脊”珠穆朗玛峰。

登顶后,我哭了好几分钟,不是因为见证了队友在世界最高处的浪漫求婚而感动流泪,而是感慨向上爬真是比向前跑要难太多了。

——庄方东在北京大学2019年研究生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博士半天走98800步被质疑 北京大学:他们都曾走过

在毕业典礼现场,庄方东的经历感动了所有人,他的发言内容也传到了网上,感染着更多人。不过这一次,关于微信运动步数上限的表达却引来了网友的关注和讨论。

昨天,庄方东本人也接受了媒体采访,他解释说,在登山圈中,不仅是他自己,很多很多人都走出过这个步数。

博士半天走98800步被质疑 北京大学:他们都曾走过

我们最先发现这个数字其实也是无意中的。因为珠峰登顶都是半夜出发,然后走一整天,走到(当天)天黑或者是第二天凌晨可能才能到达下面的营地,对体能要求非常高。

所以我们就采用类似的模式,我们在京郊拉练,晚上吃完饭坐车大概三个小时到山脚,然后开始爬,一爬就是一天。然后到那一次训练就发现,我们队员的微信运动步数都是一样的,就是98800步,也就是到了微信运动的上限。所以在那次之后,我们才知道这个数字。

我当时写这个稿子的时候,因为我们是半夜出发嘛,我们登山队对这个“半天”的理解是到第二天中午12点,12个小时走10万步,在我们这个圈子里其实还是比较常见的。

——庄方东接受媒体采访

庄方东接受BTV新闻采访

庄方东接受BTV新闻采访

在成功登顶珠峰的北大博士这个称号之外,庄方东还有着更多的身份。他是国家一级运动员、国家运动健将。

如今,博士毕业的庄方东成了一名北京大学博雅博士后,继续攀登科研之峰。

珠峰的征途和研究生的学习都已落下帷幕,可8844米不会是我们到达的最高处,对北大人来说,攀登不是完成时,更不是过去式,而是正在进行时。

博士期间我的课题围绕有机半导体材料展开,这是一种在国防、民用等领域都体现出巨大研究和应用价值的材料。

然而研究得越深、了解得越多,就越能感受到一些国家的专利封锁导致我们的研究出现“卡脖子”的被动局面,我切身体会过缺氧的感受,我不想我的祖国在这一领域上承受缺氧的痛苦。

我申请了北大博雅博士后,继续攀登科研之峰,进一步优化我们已有的材料;我和志同道合的同伴一起创业,希望发展出具有中国标识的有机半导体材料,在这个领域为祖国做出一点微薄的贡献。

——庄方东在北京大学2019年研究生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博士半天走98800步被质疑 北京大学:他们都曾走过

北大精神,永在巅峰

存鹰之心于高远

取鹰之志而凌云

习鹰之性以涉险

融鹰之神在山巅

——北大山鹰社社训

北京时间2018年5月15日10时23分,北京大学珠峰登山队成功登顶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

登顶队员在顶峰展示了国旗、校旗和山鹰社的社旗,同时在珠峰顶峰宣誓了口号:“北大精神,永在巅峰”、“团结起来、振兴中华”……

山鹰,高山巅峰之雄鹰。两年的辛苦训练,跨越二十余年的校友支持,三十年来的雪山逐梦。珠峰代表巅峰,也代表着北大人一往无前、追求卓越的精神。这些登山队员的名字值得我们铭记。

博士半天走98800步被质疑 北京大学:他们都曾走过

博士半天走98800步被质疑 北京大学:他们都曾走过

从未名湖畔到珠峰之巅有多远?

来看北大珠峰登山队队员的答案!

一个的普通学生,如何一步步的登上珠峰,实现了他不平凡的的雪山梦和天涯梦——26万千卡,98800步,882层。

——北大珠峰登山队队员庄方东

26万千卡,这是训练期间,庄方东运动手表中记录的消耗的热量——这相当于大约450斤米饭或者是1200瓶肥宅快乐水。

如此大的训练量就要求队员们必须要“暴饮暴食”。庄方东曾在麦当劳做活动时吃过9大袋薯条,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碰薯条的他在两天后又吃了第二个9大袋。

庄方东吃薯条

庄方东吃薯条

为了“好好吃饭”,登山队还建了一个专门用来督促队员吃饭的微信群,打卡一日三餐,队里唯一的女生魏伟成为了重点关照对象。

博士半天走98800步被质疑 北京大学:他们都曾走过

监督吃饭的微信群

如果说“暴饮暴食”还算甜蜜的负担,那训练时流下的汗水就更多了一份酸与苦。

庄方东戏称,微信运动数据统计的上限让他们的步数停留在了98800步——他们曾背着负重上上下下连爬三遍香山;曾半夜出发、负重20公斤,徒步60公里;也曾参加了88公里的越野赛。

登山训练

登山训练

88公里越野跑

88公里越野跑

另一个“耸人听闻”的数字是882层,从王克桢楼地下二层到第二十层,负重20千克、往返42趟、历时4小时,登山队常规的爬楼训练,一次上升的高度是世界最高建筑的两倍多,三年累计爬楼高度相当于十座珠穆朗玛峰。

珠峰攀登的路上不只有冲锋与荣光,也有严重的高原反应、疲惫的身体状态和甚至想要放弃的时刻,但正是这些波折,伴随着欢乐与泪水,构成了这五十多天攀登的故事。登珠峰十万步,每一步都算数。

——北大珠峰登山队队员魏伟

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5800米过渡营地、6500米前进营地、7028米的一号营地、7790米的二号营地、8300米的突击营地,这些在8844米征程中散落的点被魏伟称之为“家”。家的故事关于温暖,也关于痛苦和挣扎。

6500米营地

6500米营地

6500米的魔鬼营地集聚了最多的高反故事,来到这个营地的第一晚,夏凡夜半放歌,歌声中还夹杂着沉重的喘息和头疼的呻吟,身体已经累到无法动弹,却进行了一场嘴巴的梦游。

魏伟回忆,自己第一次到6500营地整整四晚没有睡着,抱着帐篷里的太阳能电池板数上面的小格子,至今都记得有108个格子,数了不止108遍,却还是没能睡着。

在适应的最后阶段,登山队要进行无氧冲击7500米的挑战,出发的那天却刚好撞上了魏伟的生理期。

经过了6小时的艰难跋涉,以为将要到达的魏伟发现还要爬上一个“L”型的直角冰壁,比体力更先崩溃的是心理。

7790米营地

7790米营地

向导对她说“如果放弃,下撤最少要7个小时才能回去,如果再坚持一把,1个小时之后就可以在7028营地吃面了。”

魏伟看了看身后陡峭的冰壁,继续慢慢向上蠕动,快天黑时终于到达了7028米营地。从冰天雪地回到营地的温暖帐篷,迎接她的是队员们人均一个的拥抱。

风与雪一点一点蚕食着我的体温,我的手与脚如同垂死的病人般在僵硬与柔软的边界挣扎……

——北大珠峰登山队队员郭佳明

攀登珠峰从来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为了抵达8844米的高度,登山队进行了三次实战训练,从6000m的卓木拉日康峰到珠峰北坳,再到山鹰社十五年来未曾触及的8000米高度的卓奥友峰,终于做好了最后冲刺的准备。

行远自迩,登高自卑

行远自迩,登高自卑

珠峰北坳是队员郭佳明遇到的第一次险情。郭佳明和队友一起从5800m的过渡营地出发前往6500m的前进营地的当天早晨,天气晴朗舒适,于是他“轻装上阵”,没有带保暖的厚羽绒服。

然而中午天气情况突变,衣物单薄的郭佳明体内热量逐渐流失——他遭遇了失温。人体在失温的情况下,大脑、心、肺等核心区的器官温度降低,十分危险。

郭佳明开始出现目光呆滞、手脚僵硬的反应,只能在队友的帮助下拍打、暖热,就这样坚持走回营地。雪山环境下,失温造成的重感冒成了“不治之症”,咳嗽和鼻涕与他相伴一直到了最后出山。

当再次回忆这惊险时刻,他的脑海中是西藏向导递来的甜热茶,和团队的不抛弃、不放弃的扶持。

郭佳明登山表情包

郭佳明登山表情包

攀登珠峰不仅是一个体力活,同时也是一个技术活,而在技术方面尤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一套完整、优秀的装备。

——北大珠峰登山队队员陶炳学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山鹰社攀登珠峰的三大理念之一便是科学攀登,借助科学的方法最大限度地保障登山队员的安全。

装备装备负责人陶炳学,在攀登前期,搜罗一众运动品牌以寻得符合要求的装备。

如宇航员服一般的连体羽绒服,可以包裹全身,保暖性极强;登山靴的总重量大约是3公斤,体积庞大,远超普通的徒步鞋,防止高海拔条件下脚趾神经末梢被冻而失去知觉;

除了服装鞋帽,还有包裹严实的巴拉克面罩、不舒服的氧气面罩和氧气瓶更为特殊专业的装备等等。

陶炳学全副武装的自拍

陶炳学全副武装的自拍

环境不会改变,解决之道在于改变自己。对于我们自己来说,做了这件小事,从此不仅能仰望远方被染上金色的圣洁顶峰,也能坦然欣赏脚下不加修饰的粗犷的大地。

——北大珠峰登山队队员夏凡

登山队的另一个攀登理念是“绿色攀登”。翻开登山队的队记,无论是徒步拉练还是攀登珠峰的过程,环保行动贯穿始终。

攀登队在捡拾垃圾

攀登队在捡拾垃圾

山鹰社制作了一批挂在背包上、可循环使用的环保袋,取名“顺手一袋”,以便下山途中捡拾不可降解的垃圾。

珠峰攀登期间,过渡营地至前进营地10km的路程中,位于海拔6100米的各国登山者们经常休息的垭口周围,有大量遗留的饮料瓶、易拉罐。在登山队员们清理完毕后,他们用石块堆砌起一口深度1米的井作为临时“垃圾站”。

后来再经过时,来往的登山者们自觉地把垃圾放入“垃圾站”,垭口周围垃圾数量明显减少,队员们将里的垃圾清理出来带下山即可。

“顺手一袋”

“顺手一袋”

“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

——北大珠峰登山队队员李进学

兼任登山队摄影师的李进学,用他的镜头记录下雪山的神韵。

让他惊叹的是登顶前两天,极寒的早晨让起床变得痛苦,但当他习惯性地把镜头伸出帐篷,从镜头中看到日出前色调偏冷、色彩极为宁静柔和的天空,这样的景色,让他起床时的痛苦情绪都烟消云散了。

博士半天走98800步被质疑 北京大学:他们都曾走过

博士半天走98800步被质疑 北京大学:他们都曾走过

博士半天走98800步被质疑 北京大学:他们都曾走过

北大精神,永在巅峰;团结起来,振兴中华——这不仅是队伍的口号,也是北大人代表青年向世界发出的最强音。

——北大珠峰登山队队员赵万荣

出发冲顶时的最低气温是零下27度,凌晨十二点,学生队的队长赵万荣刚从营地出来,就对天气有了一个直观感觉:风吹得眼睛完全睁不开,裹着雪粒把上下眼睫毛粘在一起。

一面在忍受恶劣天气,一面手脚并用去攀登近乎垂直的路线,走到山脊正上方一看,另一侧是尼泊尔一侧完全垂直的悬崖。

2018年5月15日珠峰天气预报

2018年5月15日珠峰天气预报

在黑暗中攀登了6小时后,登山队员也终于迎来了久违的阳光。站在万山之巅一览众山下的时候,那种壮阔景象带来的震撼是无与伦比的。

在山脊上攀登的登山队员

在山脊上攀登的登山队员

2018年5月15日上午10时23分,北京大学珠峰登山队成功登顶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他们在顶峰缓缓摘下氧气面罩,喊响了这次攀登的口号:北大精神,永在巅峰;团结起来,振兴中华!

虽不能至

心向往之

这是一群普通人的雪山梦

只要努力

每个人都可以登上

属于自己的领域的顶峰

北大学子的登顶之路

是什么样的北大学子站上了世界之巅!

打call!为你所不知道的北大登山队

北大巅峰时刻|我们,在珠峰顶上

世界之巅!|北大登山队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

“最高”的校庆祝福|北大登山队在珠峰给母校打call!

大本营速报!北大珠峰登山队在前进营地展开攀登训练

北大山鹰|下一站,珠峰!

视频| 8201米!北大登山队成功登顶卓奥友峰

十一“最高”的生日祝福|北京大学登山队今晨成功登顶卓奥友峰!

来源及图片:微信公众号“北大团委”、“北大新青年”、“北京大学”、“BTV新闻”

视频:北大珠峰登山队、北大团委、北大电视台

责任编辑:祝加贝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英国警察看守去世儿童时看成人片 将面临渎职指控 特斯拉员工自曝猛料:偷工减料 零件用胶带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