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五花八门 > 正文

男子为接妹妹回娘家撑竹筏渡长江 结果悲剧(图)

原标题:为接妹妹回娘家,男子撑竹筏渡长江!被及时发现,竹筏当场拆除

2月12日下午,四川宜宾南溪区江南镇大湾村,村民刘某兵为避开村口疫情防控检查点,竟然撑竹筏横渡长江,准备将妹妹从对岸接回娘家。他的冒险举动幸被巡查人员发现,宜宾南溪区、江南镇相关部门迅速赶到江边,阻止了他的危险行为,并当场拆除其自制竹筏,其妹妹也被及时劝返。

2月16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当事村民刘某兵进行独家对话。他说,在相关部门的批评下,他已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他说,将来疫情过了,妹妹有的是时间回来。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疫情发生后,宜宾江南镇严阵以待,在5个进出该镇的必经路口设立检查点,还与邻镇协作抗疫建立了合作机制。截至记者今日发稿时,该镇没有一例确诊、疑似新冠肺炎病例,没有一人被集中或者居家医学隔离。

刘某兵横渡长江的竹筏被拆毁图据南溪海事

刘某兵横渡长江的竹筏被拆毁图据南溪海事

“险情”

男子撑竹筏渡长江被及时制止

据宜宾南溪海事部门介绍,2月12日下午5时左右,南溪海事处接宜宾南溪区交通运输局电话通知:在纪委监委巡查过程中,发现在长江干线南溪段谢家坝水域,有一男子站在竹筏上,从长江南岸江南镇“合璧窝”缓缓划向长江北岸南溪长江第一湾附近,希望海事部门配合乡镇政府做好现场处置工作。

随后,南溪海事处相关负责人带队立即赶赴现场,并联系长航公安南溪派出所和江南镇政府负责人,一同前往处置。在长江第一湾现场,南溪区纪委监委、区农业农村局和随即赶来的海事、公安、镇政府负责同志对该名男子进行了问询和调查。

海事部门了解到,这名刘姓男子系江南镇大湾村村民,由于疫情防控,出村被限制,就想撑竹筏划过长江接一名亲戚回去。

刘某兵(未戴口罩者)接受调查。图据南溪海事

刘某兵(未戴口罩者)接受调查。图据南溪海事

据介绍,他撑竹筏横渡的“过兵滩”水域,是长江干线宜宾段著名的弯、险、浅地段,水流激,乱石多,操作不当极易造成人员伤亡。同时,目前正值防疫关键时期,人员擅自流动,对防疫工作产生了极大隐患。

联合执法小组对该男子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教育,要求其提高安全意识和防疫意识。在批评教育下,该男子深刻认识到自己行为的错误,表示会积极配合检查组,对竹筏进行拆解,彻底消除该隐患。

当日18时40分,该男子在南溪区江南镇政府、长航公安、南溪海事等部门人员的监督下,完成了竹筏现场拆解工作。最后,江南镇政府将该男子带回乡镇进行处理。

“对话”

划自制竹筏10来分钟接妹妹回娘家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南溪海事处所称的刘姓村民,系长江沿岸江南镇大湾村一组村民刘某兵。2月16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38岁的刘某兵,与他进行了独家对话。原来,他当天撑竹筏横渡长江,是为了接自己的妹妹回娘家。

刘某兵横渡长江的竹筏。图据南溪海事

刘某兵横渡长江的竹筏。图据南溪海事

据刘某兵介绍,他妹妹嫁到了重庆荣昌,以前每年春节都要回娘家看看老人。今年由于疫情的影响,妹妹一直没有回来。加之妹妹最近因婚姻原因,导致情绪低落,家里老人们比较担心,非常挂念她。

刘某兵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月12日,妹妹从荣昌独自到南溪,想回娘家见见老人。可是,进入江南镇和“合璧窝”的所有路口都有检查点,妹妹没有“通行证”无法通行。他这才想到把竹筏撑到长江对岸蔡家坝,将妹妹接回家。

刘某兵说,他扎的竹筏用了九根楠竹,都是干料。竹筏长约6米、宽约1.5米,用绳索捆扎而成,上面置放了塑料泡沫用于救生。事发当天,他撑筏渡过长江,由于正值长江枯水期,600米江面划了10来分钟。

没想到,他刚刚划到长江对岸蔡家坝,就被巡查人员发现,随后当地农业农村、海事、长航公安、江南镇等部门人员赶到,对他的行为予以批评教育,并责令其当场拆毁竹筏子。随后,工作人员们协助刘某兵,将拆下来的楠竹料,从长江运送至离江水更远的江滩上。

江边另一村民竹筏被拆毁剩下竹竿。罗敏摄

江边另一村民竹筏被拆毁剩下竹竿。罗敏摄

“原本确实打算用竹筏接我妹妹,但是后来没法再撑竹筏,她又从外地回来进不了村,我就劝她又回去了。将来疫情过了,她有的是时间回来。”刘某兵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第二天“合璧窝”另一村民的竹筏,也在相关部门的督促下拆毁,至此,当地村民已无自制竹筏。

“背景”

住在隐秘山谷从小就会扎竹筏渡江

刘某兵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家世代居住在长江“合璧窝”边的大湾村。爷爷及爷爷的长辈们,一直在长江走水当纤夫,以拉纤为生。因此,扎竹筏渡江,是他们从小就练成的本领。

刘某兵介绍,“合璧窝”前临长江,背靠悬崖,是长江边一个非常偏僻的隐秘山谷。虽然有从翠屏区宋家镇到南溪区马家镇的公路从山谷悬崖通过,但因山谷被竹林遮挡,“合璧窝”仍然鲜为人知。

刘某兵的家。罗敏摄

刘某兵的家。罗敏摄

“合璧窝”共有十多户村民,竹筏作为当地水上交通工具,曾多达十余只,基本上家家都有。后来,村民们集资打通了连接“宋马公路”的机耕道,竹筏渐渐失去原有功能,慢慢被淘汰。近些年,大多数青壮年都外出打工,或从“合璧窝”山谷中迁走,留下来的基本都是老年人。

“我之所以没有外出打工,是因为父母都已60多岁,还有年近九旬的爷爷,以及年仅10岁的孩子,脱不了身。”刘某兵说,因“合璧窝”是个洄水沱,江面常有长江上游冲来的“浮柴”,其中包括矿泉水瓶、木头等,他从小就在洄水沱捞“浮柴”。

刘某兵家(图中第一栋民房)在长江边。罗敏摄

刘某兵家(图中第一栋民房)在长江边。罗敏摄

刘某兵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次疫情发生后,他和家人响应号召,一直待在家里没有外出。大约2月4日,他打算找点事干,就用自家的楠竹扎了个筏子,继续在洄水沱捞矿泉水瓶子,准备等疫情结束后拿去卖。

据刘某兵介绍,进入“合璧窝”的机耕道口,村民设置了检查点,禁止任何外来人员、车辆进入“合璧窝”山谷。

大湾村的村民按要求都待在家里。生活物资由每家开列清单,由村民小组长统一采买,送到各家。“村民们自家的菜地有蔬菜,再加上统一采买物资,大家的生活完全有保障。”刘某兵说。

“抗疫”

全镇与邻镇协作严防无一确诊病例

刘某兵家所在的大湾村,系宜宾南溪区江南镇下辖的村庄。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江南镇地理位置非常特殊,全镇辖区包括大片长江冲击平原和部分丘陵地区。镇前是天堑长江,镇后是大山阻隔。在仙源南溪长江大桥正式通车前,进入江南镇的入口只有长宁下场镇、南溪马家镇等四个。

南溪江南镇疫情检查点。罗敏摄

南溪江南镇疫情检查点。罗敏摄

2019年1月30日,连接南溪城区和江南镇的仙源南溪长江大桥通车,变成了江南群众出行的主通道,也结束了43万南溪人千百年来靠摆渡过江的历史。

此次抗击疫情,江南镇在仙源南溪长江大桥、下场、马家等五个进出江南镇的必经路口设立检查点。辖区各村、社区给当地村民发放临时“通行证”,没有“通行证”一律不允许进入各村社。“路口一扎,病毒‘插翅难进’江南镇。”当地一位村干部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2月16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在江南镇一侧长江大桥桥头检查点看到,所有进入江南镇的车辆全部要进行检查。人员逐个测量体温,还要查验身份证,不是当地村民一律禁止进入江南镇。

“严管好,是对我们群众最大的负责任,我们支持。”江南镇红星村村民老韩说。

江南镇村民凭证出入。罗敏摄

江南镇村民凭证出入。罗敏摄

红星新闻记者从南溪区江南镇政府了解到,江南镇与相邻的宜宾翠屏区宋家镇、长宁县下场镇等乡镇强化沟通协作,旨在共同提升防控水平。2月15日上午,江南镇与宋家镇举行新冠疫情联防联控座谈会,双方就加强边界协作、提升防控水平形成了三项合作机制:

一是建立边界联防机制。关闭日常通道,外地过境车辆提前劝返绕行,共同做好群众工作;完善工作通道,对在双方生活、工作人员和工作保供车辆由双方共同签发通行证,凭证放行;建立应急通道;二是建立定期通报机制;三是建立排查协作机制。对交叉生活、居住、工作人员和流动人口互相排查、及时协查、合作联查,共同提升排查全覆盖与精准化水平。

据了解,江南镇幅员面积95.4平方公里,户籍人口约3.4万人,辖17个行政村和2个城镇社区。全镇拥有40公里长江黄金岸线,先后荣获全国绿色低碳生态小城镇、全国卫生乡镇、省级森林小镇等称号。截至红星新闻记者今日发稿时,该镇没有一例确诊、疑似新冠肺炎病例,没有一人被集中或者居家医学隔离。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首席记者罗敏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戏精”上身!为逃避工作竟谎报疫情,实在可耻 打破世界纪录?印度男子与水牛赛跑百米跑进9秒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