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五花八门 > 正文

新冠肺炎疫苗接种志愿者口述:除了接种伤口有些酸胀,无其他症状

原标题:新冠肺炎疫苗接种志愿者口述:除了接种伤口有些酸胀,无其他症状

近日,由陈薇院士团队研制的重组新冠疫苗获批,正式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经过严格筛选,最终将有108名志愿者分组进行疫苗接种和隔离观察。荔枝新闻联系上一位首批接种的005号志愿者樊瑞。

3月16日,樊瑞和两个朋友一起报名体检,3月19日,他成为一期临床试验的第五个接种者,属于低剂量组(注:108名合格志愿者被分成低剂量疫苗组、中剂量疫苗组、高剂量疫苗组,每组36人;中低剂量疫苗组接种1针,高剂量疫苗组接种2针),目前樊瑞正在定点隔离点进行为期14天的隔离。

针对于此前新闻报道,有疫苗接种者出现低烧腹泻等免疫反应,樊瑞说,自己除了打针处有一点点酸胀之外,并无其他明显症状。他告诉荔枝新闻,接种疫苗后,每个志愿者身上都贴着体温传感器,所有数据都会实时传达到专家组。此外,他们还收到一张表格,记录身体变化,“甚至接种处红肿的大小,都可以用尺子测量,填写属于几级。”

31岁的樊瑞来自江苏泰兴,在武汉生活了五年。樊瑞告诉荔枝新闻,武汉就是自己的第二个家,疫情发生后,他一直在帮忙接送医护人员,配送物资等,希望为武汉出一份力。

以下是樊瑞的口述:

武汉疫情发生后,我加入了志愿者团队开车接送医护人员,配送物资等等,在这个过程中,我认识了不少志愿者朋友,大家都非常投缘。

招募疫苗接种志愿者的信息就是从一位志愿者朋友那里知道的。3月16日早上,朋友给我打电话说了这个消息,我当时一口就答应了。因为我从事的行业与医疗相关,这种志愿者招募我本人一直是很支持的,于是当天下午,我跟两个朋友就到东湖武汉特勤疗养中心体检了。

樊瑞与陈薇合影(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樊瑞与陈薇合影(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在体检的时候,我见到了陈薇院士,特别开心跟她一起合影。还有江苏疾控中心朱凤才副主任,因为招募规定参与重组新冠疫苗I期临床试验的志愿者仅限武汉地区常住居民,武昌、洪山、东湖风景区户籍居民优先,所以绝大部分志愿者都是武汉本地人,就我一个外地人,看到我是江苏老乡,朱主任还主动跟我打招呼聊天,很亲切。

樊瑞与朱凤才合影(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樊瑞与朱凤才合影(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体检流程非常多,包括肺部CT、心电图、血常规、肝肾功能、血压、以及是否有其他传染病或者病史都要进行全方位了解,当时我一共扎了4针,我们的血液以及核酸检测会送到医院出结果。

3月19日一早,我接到一个电话告诉我体检合格了,可以接种疫苗了,我当时很开心,因为我们一起去的两个志愿者朋友都体检合格了,我们立刻出发到指定地点准备接种。

接种点人还挺少的,我们第一批接种的志愿者拉了个微信群,这个群每天都会有新人加入,现在已经有七八十人了。医护人员,老师,退役军人,大学生研究生,个体户……各种身份都有。一开始还比较缺女性志愿者,目前男女人数基本持平,之前有听说年纪最大的志愿者59岁,年龄最小的女大学生19岁,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

接种前,医护人员会解读一遍流程,听完后志愿者会签字。19日上午九点多轮到我接种,我是第五个接种者,编号是005,我和我的朋友都被分为低剂量组,有人为我们拍摄视频记录下这个瞬间,后来视频都传给了我们。接种的过程很快,我没有什么其他感觉,只是伤口处有一些酸胀,医护人员叮嘱接种完两天内不要洗澡。

樊瑞接种新冠肺炎疫苗(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樊瑞接种新冠肺炎疫苗(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接种后,每个志愿者还要在腋下粘贴一个体温传感器,通过手机下载的“温云”APP,能全天候监控身体温度,这些数据会实时传输到专家组那里。

此外,我们还收到了一张表格,每天都要填写有无体温变化、红肿、疼痛以及腹泻等情况。表格非常细致,甚至还发了尺子用于测量接种处的红肿大小,对照填写等级。

我有听说其他志愿者出现低烧腹泻等免疫反应,但我本人没什么异常,除了伤口有些酸胀以及在接种后的一天体温上升到37.1℃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症状。

接下来,我们这些志愿者就进入了14天的隔离观察期。我们被安排在了东湖武汉特勤疗养中心,住的是单间,隔离期里,我就看看新闻、练练吉他,也做一些简单的锻炼,后来入群的志愿者我们互相没有打过照面,但大家经常在群里聊天。

前两天还听说有志愿者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把贴的体温传感器掉进了马桶,微信群炸了锅,有关心慰问的、有提供体温计的,还有提议拿手机扫一扫,看还在不在马桶管道里的。幸好,值班医生及时送来水银温度计临时备用。

隔离的日子伙食很丰富,一日三餐由工作人员负责准备和配送,不能抽烟、喝酒或吃其他东西,外出则需要批准。有时候专家组会来跟我们聊聊天,询问一下身体情况。

隔离期间的伙食(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隔离期间的伙食(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我是在接种疫苗几天后才告诉父母的,我的父母都在江苏老家,他们一开始也会有些担心,但是现在都非常理解支持我。其实我本人没什么顾虑,我是真的很相信我们的专家组科学家。

3月23日下午,我们志愿者微信群里收到消息,称会按照《临时劳务费发放审批表》为志愿者发放一些费用,我们都挺意外的,因为大家本来也不是冲着钱来的,事实上,我们志愿者真的很感激全国对武汉的支援和帮助。

我是26岁那年来武汉的,因为有亲戚在武汉,我选择了在这边工作。武汉有很多美食,有人文气息,交通也便利,我渐渐喜欢上这里,所以决定定居于此,武汉就像是自己的家一样,我们肯定是盼望着自己的家能好起来。隔离期结束后,我们还会面临6个月的研究随访,希望临床试验一切顺利,疫情能早日结束。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战疫日记:宋秀婵护士长,我们等你回家 光明时评:“庆祝美国日本疫情”横幅太过狭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