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五花八门 > 正文

这个黑老大何以盘踞地方30年?

原标题:这个黑老大何以盘踞地方30年?

来源:瞭望智库

◆从开赌场、抢地盘,到披上合法外衣、垄断涉足县域经济多个行业,黄鸿发犯罪集团盘踞时间长、渗透领域广且行业深,横行霸道肆意欺压群众,就像笼罩在昌江上空的一片乌云

◆以黑养商、以商培权、以权护黑,黄鸿发犯罪集团用经济利益腐蚀拉拢干部,渗透公安以及相关执法要害部门,其背后的保护伞多,尤其是警伞问题严重

◆ 30年间,黄鸿发犯罪集团为何会由小变大?最重要的原因是防线失守,相关部门监管缺失缺位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王晖余李金红

3月11日,备受关注的海南建省以来最大涉黑案——海南昌江黄鸿发重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二审判决结果公布,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该案主犯黄鸿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该案是海南法院受理的组织成员最多(196人)、盘踞时间最长(30年)、攫取非法利益最多(20多亿元)的案件,也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海南唯一由中央政法委、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的涉黑案件。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该专案组负责人、当地党政干部以及基层群众发现,黄鸿发家族涉黑组织盘踞时间长、背后保护伞多、渗透领域广且深,对当地政治生态、经济秩序、营商环境造成触目惊心的影响和破坏。海南省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坚决铲除这一毒瘤,当地老百姓无不拍手称快。

1

“像笼罩在昌江上空的一片乌云”

2019年1月上旬,一则重磅消息震动海南昌江黎族自治县——海南省公安厅从全省抽调警力1210余人,车辆300余辆,分两批对黄鸿发黑恶犯罪团伙开展集中统一收网行动,一举抓获头目黄鸿发、黄鸿明等100多名违法犯罪嫌疑人。

“这是真的吗?”消息发布后,昌江当地干部群众奔走相告,甚至燃放鞭炮庆贺,也有一些群众一时不敢相信。昌江县位于海南省西部,在这个人口20多万的小县城,黄鸿发近30年来恶名远扬,不少群众闻黄色变。

海南省公安厅副厅长刘海志介绍,上世纪80年代末,以黄鸿发、黄鸿明为首的黄氏家族开始在昌江县城活跃并逐渐称霸一方,盘踞地方长达30年。2018年10月,海南省公安厅根据中央、省委巡视组移交关于昌江地区黄鸿发家族团伙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线索,抽调11名精干警力成立“10·26”专案组,指定由琼海市公安局异地管辖,开展秘密侦查。

从开赌场抢地盘到披上合法外衣,垄断涉足县域经济多个行业。经审理查明,上世纪80年代末,黄鸿发及黄鸿金、黄鸿明、黄鸿波(已死亡)凭借其父亲黄应祥任昌江建委建安组组长的公职身份,作风蛮横,逞强争霸,黄氏家族在昌江恶名初显。

1990年,黄鸿明纠集他人实施故意伤害行为致1人死亡、1人重伤,未被司法机关处理,黄氏家族在昌江地区恶名远扬。1991年,黄氏家族开始在昌江开设赌场,1995年为打击竞争对手,垄断地下赌场,黄鸿发组织、指挥林某等人故意伤害姜某某致其重伤,至此,黄鸿发黑社会性质组织正式形成。

随后,该涉黑团伙开始对10多个行业、领域形成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从铁矿、混凝土到砂场、石场,从农贸市场到娱乐场所,从烟火爆竹到废品回收……涉足县域经济的方方面面,并以现代化企业管理模式给所属产业和企业披上合法外衣。

“要想进入昌江市场,绝对绕不开他们。”白沙南鸿混凝土有限公司负责人蔡云飞说,他原本想在昌江成立公司,但受到黄鸿发势力的威胁,无奈将公司设在邻近的白沙县邦溪镇。“我们的运输车进入昌江时被他们打砸、恐吓,强迫我们只能占有少量市场份额。”

除了垄断矿产、砂石等高利润行业,废品收购也不能幸免。黄鸿发曾放言:“没有我同意,任何一袋垃圾都不能运出昌江。”昌江一名废品收购站老板说,黄鸿发要求所有的废品收购站必须卖给指定的收购商,所得利润要与他五五分成。

调查显示,该组织以商养黑、以黑护商,攫取20余亿元的巨额非法收益,用于支持组织的运行、发展。海南警方官方微博发布的一段黄鸿发案涉案资产视频在网上广为传播,一处广场上停放着一排排保时捷、奔驰等豪车;一个房间的桌面上摆放着枪支、子弹、大量银行卡和存折、价值不菲的玉白菜、价值数十万元的名表,以及大量房产证。

横行霸道肆意欺压群众,不少群众谈黄鸿发色变。海南省高院发布的消息显示,该涉黑团伙长期在昌江地区通过暴力、威胁等手段有组织地实施大量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称霸一方。截至案发时,共实施违法犯罪活动58起,其中刑事犯罪高达53起,导致2人死亡、2人重伤、13人轻伤、5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造成昌江地区人民群众极大的心理恐惧,大量被害人不敢报案。

“黄鸿发涉黑团伙就像笼罩在昌江上空的一片乌云。”昌江县委常委、县公安局局长林雄说,当地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即使在黄鸿发被捕后,一些证人和受害人仍心有余悸。一名湖南商人曾被黄鸿发犯罪团伙剁掉手指,公安机关找其取证时,他却也不愿谈、不敢谈。黄鸿发住宅院内有一块玉石,办案民警请10位民工帮忙搬运,仅有1人敢去而且要求戴面罩。

“提起黄鸿发,昌江没人不怕。”曾从事水产品批发的李丹花说,2000年,黄鸿发为垄断市场,抢夺她的生意,她儿子被黄鸿发的打手连捅了6刀丧命。另外两个儿子怕遭其毒手,被逼外走他乡。

颠倒是非黑白,扭曲年轻人崇拜黑色文化、霸道文化。昌江多位干部群众表示,黄鸿发团伙盘踞多年,扭曲了当地不少年轻人的是非观和价值观。昌江中学一位老师说,黄鸿发家族团伙圈养马仔,出手阔绰,后期不仅为马仔配豪车,还交社保,“有的学生辍学加入其涉黑团伙。”

“黄鸿发成为所谓‘成功’的象征,谁拳头硬就跟着谁混,有的年轻人认为跟着他有宝马奔驰开,有茅台酒喝,有中华烟抽。”昌江县一位镇党委书记说,这使昌江一些年轻人和学生崇尚黑色文化、霸道文化。

2

“以结识黄鸿发而沾沾自喜”

记者采访调研发现,黄鸿发家族涉黑组织对当地政治生态的渗透和破坏触目惊心。昌江县委原常委、公安局局长麦宏章,昌江县原副县长周开东等7名保护伞,以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至二年半不等刑期。

“黄鸿发犯罪集团最显著的特点是以黑养商、以商培权、以权护黑。”昌江县委常委、纪委书记林琳说,该团伙用经济利益腐蚀政府官员,渗透公安以及相关执法要害部门。甚至从基层开始扶持、培植官员,“扶上马送一程”,因此有的公职人员同时也是该犯罪团伙的骨干成员,比如,当地水务等执法部门负责人。

林雄介绍,黄鸿发集团早年依靠打架、火并等确定势力范围后,开始贿赂各级干部,织密织牢关系网。一些干部和部门为其经济活动许可证开绿灯乃至“站台”,使其从小变大,其中涉及到一大批保护伞。

据介绍,该案保护伞尤其是警伞问题严重。刘海志说,黄鸿发团伙不少成员违法犯罪后在保护伞的庇护下逍遥法外。有的案件明显属于刑事责任,却被当时的办案人员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有的案件甚至不做笔录,有的找小马仔顶包替罪,有的故意轻判;有案不立、有案不破的问题突出;一些案件卷宗都找不到,取证困难。

“我去昌江任职后,有很多朋友提醒我要谨慎,黄鸿发家族已经渗透到昌江方方面面。”林雄介绍,2016年中秋节,他刚刚到任县公安局局长两个月左右,黄鸿发就派人到其办公室送来20万元见面礼,被他拒绝后仍多次试图托人请吃饭等。

昌江县公安系统一批干部在黄鸿发的利益诱惑腐蚀下沦陷,其中包括内设科室、派出所、各大队的领导干部和骨干力量。“我们初期的摸排调查只用了极少数忠诚可靠的干警,就像在重重迷雾中打着手电筒前进。”林雄说。

黄鸿发团伙建设的昌江大型违建揽金酒店高达12层,由于保护伞的庇护,一直矗立在市区地段,直至该团伙被打掉后,2019年4月才最终拆除。

随着对当地政治生态的渗透和影响加大,黄鸿发逐渐成为昌江的非法权威,从基层开始腐蚀、扶持、培植官员。受访干部说,有一段时间,有的当地干部甚至以认识黄鸿发为荣,以被黄鸿发认可而沾沾自喜。“有的公安干警甚至认为,和他吃个饭就能前途一片光明。”一位受访纪检干部说。

3

监管失守教训深刻

黄鸿发家族涉黑团伙给当地带来的负面影响,海南省高院在通报中连用数个“严重”来形容:

该组织实施的违法犯罪活动严重扰乱了当地社会生活秩序,

严重影响了人民群众安全感、幸福感、获得感,

严重毁损了当地自然生态环境,

严重破坏了昌江的政治生态和当地公平、有序的营商环境,给当地政府及司法机关的公信力造成了极其不良的负面影响。

多位党政干部和基层群众表示,打掉黄鸿发家族涉黑团伙,彰显了中央和海南省委省政府扫黑除恶的坚定决心,赢得了当地老百姓的称赞和拥护,全县故意伤害案件、盗窃案件、治安案件均大幅下降。但案件暴露出的一些深层次问题令人深思,教训深刻。

一是凸显监管失守,致使坐大成势。“最应该反思的是,为什么在长达30年的时间里,会任其坐大成势?”多位受访党政干部和基层群众认为,一方面是由于该犯罪组织后期采取企业化公司化运作,黄鸿发等人以成功企业家示人,具有迷惑性。另一方面是防线失守,相关部门监管缺失缺位,任其腐蚀拉拢党员干部,导致该涉黑团伙在昌江地区大肆实施违法犯罪活动,长期未被打击处理。

二是深挖严查案件背后保护伞,恢复当地政府及司法机关公信力。海南省高院介绍,为寻求非法保护,该组织以非法收益为饵,引诱、拉拢、收买当地多名党政机关、政法职能部门领导干部为其充当保护伞,甚至还通过实施帮助买官等活动,为该组织在党政机关中安插亲信、扶植代理人。昌江县委原常委、公安局局长麦宏章,政委陈东,副局长王忠东,副局长苏东彬,刑警大队大队长钟海东,县水务局副局长黄海平等人均被其腐蚀堕化,帮助该组织逃避侦查打击,导致该组织猖獗实施违法犯罪活动近30年。

受访基层干部和群众认为,面对黑恶势力毒瘤,这些党政领导和公检法干部失职失守,甚至助纣为虐,损害了群众对当地政府和司法机关的信心,必须通过深挖背后保护伞的方式彰显扫黑除恶的决心和力度,恢复老百姓的信心和地方政府的公信力。

三是加强基层社会治理和治安体系建设。“如果没有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和省委省政府、县委县政府的决心和支持,光靠昌江公安部门是打不掉该犯罪团伙的。”林雄认为,基层社会治理和治安体系建设仅靠公安一家不够,必须靠党委政府领导,部门统筹协同。党委政府对公检法等司法机关履职情况要加强监督监管,在黑恶势力的萌芽阶段就要打早打小,敢于动真碰硬。

责任编辑:范斯腾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手工缝制口罩、阳台上开音乐会,疫情下西班牙的冰与火之歌 北京丰台区一报刊亭销售冥币绢花 现已查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