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五花八门 > 正文

“建议对人贩子终身追责”,你支持吗?

原标题:“建议对人贩子终身追责”,你支持吗?

@中国新闻网

“我们不能因为时间长短,让人贩子逍遥法外,应终生追责。”——全国人大代表张宝艳

2020年,苦苦寻觅儿子15年的申军良终于找到了申聪,被拐32年的毛寅与陕西的亲生父母相认……

他们团聚的消息让我们兴奋不已,父子紧紧相拥的身影让人泪眼婆娑。但是,还有很多被拐的孩子不知所踪,他们的父母黑发熬成了白头,却还在祈盼着家人团圆。

而造成这些悲剧的根源,是人见人恨的“人贩子”。

近日,全国人大代表、“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理事长张宝艳,在谈及“拐卖儿童”问题时表示:“妇女儿童被拐时间越长伤害越大,建议对人贩子终身追责。”

“人贩子拐了孩子,这个孩子很小,他是不知道怎么去找家的。他想找家或找到家的时候,知道人贩子,已经是若干年以后了。但这个时候可能就过了诉讼时效。所以我们不能因为时间长短,让人贩子逍遥法外,应终生追责。”张宝艳说。

对被拐孩子的深切同情,源于张宝艳数年前的一次经历。1992年的一天,她年仅4岁的儿子在跟姥姥逛商场时突然走失,2个多小时苦寻无果,急坏了全家人。

“其实我儿子他从来没认为自己走丢过,他自己感觉我找不到我姥姥了,我自己回家了,我又去找姥爷了,但实际上那几个小时对于我来说特别害怕,我当时就感觉是不是被人贩子拐走了。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关注这个群体。”张宝艳说。

2007年,她以QQ群为联系方式,认识了一些帮助被拐人员的志愿者。

这些志愿者通过聊天,帮助被拐对象,启发他们对家的记忆,让被拐者通过环境描述、方言等信息,锁定被拐前的大致区域,从而通过网络论坛发布寻家、寻子等信息进行有针对性的寻找。

比如孩子小时候吃的什么,比如陕西总吃凉皮儿,西南几个省的孩子吃折耳根……这样就会通过饮食,划定一个这个孩子在哪的区域。

寻子家长在寒风中寻求过往路人关注。韦亮摄

寻子家长在寒风中寻求过往路人关注。韦亮摄

张宝艳所在的志愿者协会,成立第一年就找到10个走失孩子、第二年16个,以后逐年增多。截至目前,经过30多万志愿者的共同努力,已经找到了3334个走失和被拐孩子。

一个家庭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宛如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没有了阳光,没有了欢乐,父母如同心头肉被人挖走。张宝艳说:“拐卖妇女儿童,如同‘超越谋杀的罪’!”

此外,张宝艳表示,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还要加大量刑力度:应参照绑架罪,最低十年起刑,最高直至死刑。

在采访的最后,张宝艳还特别提醒广大家长:

一但发现孩子脱离了视线,有可能走失或被拐,马上要报警。时间越快越好,千万别错失黄金寻找时机,不要让孩子真的越来离家越远。假如孩子真被人贩子拐走,家长也别气馁:

“不放弃希望,

丢失的孩子一定会回家!”

记者:刘轩廷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 湖北罕见先心病女婴千里寻医续:3个月零10天终于回家

    湖北罕见先心病女婴千里寻医续:3个月零10天终于回家

    原标题:湖北罕见先心病女婴千里寻医续:3个月零10天,宝宝终于回家每经记者丁舟洋李少婷每经编辑陈俊杰再次见到陈恒阳,他的神色轻... 2020-05-25
  • 新冠疫苗三期临床试验为何要去国外做?

    新冠疫苗三期临床试验为何要去国外做?

    原标题:新冠疫苗三期临床试验为何要去国外做?(健康时报记者王月明)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 2020-05-25
  • 反虐待动物志愿者:能做的很有限 希望尽快推动立法

    原标题:对话反虐待动物志愿者:能做的很有限,希望尽快推动立法新京报讯(记者吴娇颖)近年来,虐待、虐杀动物并传播对动物施暴信息事件频频发生。今年全国两会,多位代表委员建议 2020-05-25
  • 我省开展村级议事协商示范点创建活动

    原标题:我省开展村级议事协商示范点创建活动来源:河北省政府网站我省开展村级议事协商示范点创建活动每个县(市、区)确定2个村级议事协商示范点(记者尹翠莉)近日,省民政厅印 2020-05-25
  • 2020年成都“最美科技工作者”人选公示

    原标题:2020年成都“最美科技工作者”人选公示2020年伊始,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本应热闹非凡的春节氛围。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中,成都科技工作者们为疫情防 2020-05-25
  • 昆明“线上+线下”宣传生物多样性保护

    原标题:昆明“线上+线下”宣传生物多样性保护日前,由市委宣传部、市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工作总指挥部办公室主办,市生态环境局、官渡区政府、昆明报业传媒集团承办的“2020国际 2020-05-25
女子不戴头盔撒泼打交警?公安:被打的系志愿者,已和解 上海体育职业学院被“撤销”?近2年前已并入上海体育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