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五花八门 > 正文

山东村民反映女儿入学问题却被“发配边疆”,8年后法院展开调查

原标题:山东村民反映女儿入学问题却被“发配边疆”,8年后法院展开调查

封面导读

为了让超生女儿能上户入学,多次向政府反映情况后,么子柱一家被强制送上了郑州开往新疆喀什的火车。么柱子把这次行程称为“发配边疆”,这样对表述也记录在了10月13日的法院调查笔录中。

在法院做完调解笔录后,么子柱兴奋地一晚上都没睡着。当晚,他给远在新疆的妻子打了一个电话,并一再重复,“就快能回家了。”

当事人么子柱

当事人么子柱

在喀什期间,么柱子一家人要过饭,睡过大街,甚至捡过垃圾,他们曾无数次想要回到老家,但却因“死亡威胁”作罢。回忆起这些年的经历,43岁的么子柱泪流满面,他说,自己和妻子曾经只在电视剧里看到过“发配边疆”,没想到自己也会遇到这样一天。

超生女儿无法上学而

“反映问题”后遭蒙面人袭击

2012年3月10日,数名蒙面人闯入了么子柱家中,要钢管等工具对么子柱与其妻子刘三女进行殴打。两人面部,头部,背部,均遭到重击。么子柱说,这些人一边打,嘴里一边用当地话责怪他不该找政府反映问题。

蒙面人口中的“反映问题”,源于一年前么子柱家的“超生”。么子柱家,住在山东省聊城市冠县东古城镇后郑疃村,小村贫穷落后,么子柱违背政策,2004年生下了第二个女儿。然而,由于超生,孩子的户口问题却一直无法落实。

2011年,孩子已经到了上学的年纪,但因为没有户口而无法报名,么子柱内心无比焦急。尽管自己只是小学文化,但么子认为,农村孩子要改变,最好的跳板是“上大学”。

为了能让孩子“有书读”,他曾多次找过当地官员,但对方却表示,想要孩子有户口,么子柱需要交纳“超生费”,“他们一开始让我拿31.7万元,后来说考虑到我家庭困难,给我减免一部分,只给21.4万元。”尽管有减免,但这笔钱对于整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么子柱来说,依然是一个天文数字。

么子柱一再向办理此事的村干部表示,自己现在确实拿不出那么多钱,但孩子不能等,能否先给孩子上户口,让孩子先上学,自己慢慢交纳这笔费用,“他们最后让我拿6万,说拿得起就给上户口,拿不起,就爱上哪告就上哪告。”么子柱依然拿不出6万元,于是,开始四处反映问题。

2011年10月,么子柱女儿无法上户口的问题解决,但同时,他与妻子刘三女也收到了两份来自冠县人民法院的行政裁定书,要求他们向冠县人民法院共计交纳社会抚养费113274元。么子柱不服,“从来没有交那么多的,我们这边一般只交3万,最多交4万。”随后,他再次选择向上级单位反映。

2012年3月10日,蒙面人进屋前,么子柱刚从聊城市纪委返回家中,“当时天已经黑了,我刚到家,和妻子说了当天去纪委反应情况的结果,话没说完,那些人就一脚踹开门,冲了进来,然后就用手里的钢管开始打我们。”么子柱说,在这之前,就曾有人带话警告他,“当时说让我别到处告状,不然小心承担不了后果。”

案件受理回执

案件受理回执

镇上“一把手”要求一家人离开

当事人称是被“发配边疆”

在被殴打后,么子柱向当地警方报案,然后被送到了当地医院进行治疗。“他们把我们送到医院以后,让4个人守着我们的病房,不让我们和其他人见面。”么子柱说,过了几天,他发现情况不对,要求出院,却被警方告知,“张书记有安排,你给他打个电话。”

这里的“张书记”,指的正是时任东古城镇书记的张卫东。么子柱说,张卫东在电话中明确要求其全家必须离开聊城,离开山东,“他说,让我马上走,不准再回来,否则后果自负。”

么子柱称,他在电话中答应张卫东会离开聊城,挂了电话后,他就准备回家收拾。但时任东古城派出所所长的王勇却主动提出要“送他”。

“当时是下午2点左右,晚上9点,他又来了一次,确认了我们还在家就走了,第二天中午11点,他又来家里,开车把我们一家人送到了郑州火车站。”么子柱说,在王勇第一次送他们回家后,让他拿出了自己家的户口簿,以及自己和妻子两人的身份证。

在抵达火车站后,王勇为么子柱一家购买了从郑州前往新疆喀什的火车票,随后将他们一家的户口簿与身份证交到了么子柱手中,“他特意和我说,让我到了新疆,把电话号码换了,只准和张书记联系。”么子柱说,当火车到达新疆,他在走下火车的一瞬间,失声哭了出来,“我从没来过新疆,举目无亲,我不知道自己在那该怎么生活,也不知道我的妻子和孩子该怎么办。”在新疆,么子柱一家要过饭,睡过大街,甚至捡过垃圾,“刚开始,女儿还因为捡一些别人不要的烂菜叶子,被人打过。”

在新疆生活半年后,么子柱曾联系过张卫东,想要对方高抬贵手,放自己回去,但得到的答复却是“敢回来就弄死你”。从那时起,么子柱就认为,自己是被“发配边疆”了。

2019年,《北京青年报》曾对张卫东有过相关报道,报道称“聊城市纪委第三纪检监察室曾于2018年,发布了关于张卫东涉嫌严重违纪的情况说明,说明中称聊城市纪委对张卫东予以立案审查,免去其冠县东古城镇书记职务,其严重违纪案正在进一步审查调查中。”但时至今日,聊城市纪委监委、冠县纪委监委官网并未进一步发布关于张卫东的调查结果及处理情况。

10月12日,么子柱被通知前往冠县法院做调查笔录,然而,在做完笔录后,他发现,法院给他所做的笔录中,记录的是朋友送他前往新疆。一向老实的他,连夜给负责此案的法官打了电话,他表示,自己是明明是被强制送到新疆,是“发配边疆”,调查笔录与实际不符。法官无奈,答应他再次做笔录。

在10月13日的笔录中,明确写道,“因孩子上学引起的报复,招来杀身之祸,张卫东下令,王勇执行,拘留、殴打、控制人生自由,发配边疆。”

2020年10月16日,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曾就此事致电张卫东,求证此事,但对方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行政裁定书

行政裁定书

妻子至今不敢回故乡

已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既然回不去,么子柱只好偷偷与老家亲戚取得联系,向亲戚借了钱,在新疆租了房子,与妻子一起四处打工,给孩子上了户口,办了学籍,一切逐渐走上正轨。但么子柱却仍然想要回家,“家里父母年纪很大了,不放心。”

直到2017年,聊城“辱母案”爆发,么子柱觉得自己看到了希望,“吴学占那伙人,背后就是张卫东,我们当地人都知道。”么子柱说,从看到“辱母案”被报道开始,他就一直在计划着回家,“我最开始和妻子商量,但她还是不敢,因为在新疆我的第三个孩子也出世了,我们一家五口,赌不起。”在与妻子多次商量后,么子柱终于说服了她,她同意么子柱一个人先回去聊城看看情况,“如果真的没问题,他们跟着就回来。”

2018年5月,么子柱独自回到了阔别已久的聊城市冠县,随后知道了张卫东被免职的消息,“开始我想过让我妻子和孩子也一起回来,但我们的事情没有一个最终说法,还是不敢冒险,所以我开始找律师,想要为自己讨回公道。”

在回到聊城后,么子柱多次向当地法院提交相关材料。2020年10月,么子柱在律师的帮助下再次以民事诉讼的方式,将张卫东与王勇告到了聊城市冠县人民法院。在诉求中,么子柱称,对方应该付给其“律师费、交通费、治疗费、租房费……”等多种费用,对此,么子柱表示,自己的目的其实并不是要钱,“我告他其他的,都立不了案,我其实根本不想要钱,只想要一个公道。”

封面新闻记者沈轶

责任编辑:郑亚鹏 SN238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怪病”布鲁氏菌病到底怪在哪儿? 网友、女领导……都是他的“恋爱”对象,有人为他背债2000多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