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五花八门 > 正文

货拉拉司机多收顾客2千多元后失踪 货拉拉:非平台订单

原标题:郑州一市民给货拉拉司机多付两千多元,司机之后玩失踪,货拉拉:非平台订单

来源:猛犸新闻

2月6日,长沙用户车女士在货拉拉平台预约搬家订单,在当晚跟车搬家途中跳车,因医治无效去世。目前事件真相虽还未查明,但通过该事件我们看到了货拉拉平台监管上存在诸多漏洞。

因这些监管漏洞郑州市陈女士近日糟心不已。

2月20日晚,河南郑州市民陈女士通过邻居介绍联系到一位货拉拉司机运送柜子,错把240元误付成2480元,之后再也联系不上司机,并发现司机注销了在货拉拉平台的注册信息。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22日晚采访发现,司机一个号码注销,另一个号码始终无人接听。货拉拉方面向记者反馈称司机确实是平台注册司机,但是该订单非货拉拉平台订单。多位受访律师表示,货拉拉有义务协调司机退款。

截至记者发稿前,陈女士退钱的诉求尚未得到解决。

市民通过货拉拉司机运柜子,多付了两千多元

货拉拉司机多收顾客2千多元后失踪 货拉拉:非平台订单

陈女士讲述,2月20日晚,她有运送柜子的需求,就通过邻居要了一位货拉拉司机的号码。“我不会用平台叫车,邻居正好以前通过这个司机运送过东西。”

货拉拉司机多收顾客2千多元后失踪 货拉拉:非平台订单

陈女士提供的截图显示,翟姓司机是货拉拉平台注册司机,车尾号为A06。

货拉拉司机多收顾客2千多元后失踪 货拉拉:非平台订单

当晚,翟姓司机开着有“货拉拉”字样的面包车来到约定地点。“他的面包车很小,勉强放下柜子。说运送距离有10公里,运费是50元。”陈女士介绍。到了目的地之后,陈女士提出需要帮忙把柜子搬到一楼家里,对方称需要加钱。双方先是到地下车库,欲从车库乘坐电梯,无奈柜子太大放弃。之后,又开车到路面,由陈女士的亲戚从物业借来推车,大家一起把柜子运到一楼家中。“和司机谈好一共240元。”陈女士随后把钱转给了司机的支付宝。

货拉拉司机多收顾客2千多元后失踪 货拉拉:非平台订单

付完钱以后,陈女士忙着收拾自己一并搬来的书籍、衣服,就没有查看。等到次日她才发现,误把240元付成了2480元。

司机玩失踪,货拉拉向记者反馈非平台订单

货拉拉司机多收顾客2千多元后失踪 货拉拉:非平台订单

发现错付钱以后,陈女士迅速和司机联系,但是她提供的截图显示,无论是电话还是短信,司机均没有回应,之后再联系发现,司机的其中一个手机号码以及支付宝注册号码均已注销,并且注销了在货拉拉的注册信息。

陈女士的邻居又与货拉拉客服联系。“对方的意思是没有通过平台叫司机。”

2月22日晚,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多次联系司机同样未果,随后把司机车牌号提供给货拉拉客服,之后得到客服回复称,平台确实能查询到这个注册车牌号,同样未联系到司机。“经查询,该订单非货拉拉平台订单,希望广大用户以后使用APP下单,以此保障用户的合法权益。”

截至记者发稿前,陈女士退钱的诉求还没有得到解决。

律师:司机应当返还多收款项,平台有义务协调退款

针对此事,河南荟智源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赵世峰认为,求助人并没有通过货拉拉官方平台下订单,而是通过邻居介绍,索要了该司机的号码,其是与该司机之间形成的服务合同关系,与货拉拉平台没有直接关系。因此,求助人的损失只能向该司机个人进行主张。

而河南春屹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少春律师则分析认为,明明运费是240元,市民误付2480元后司机却玩失踪,这属于民法典规定的不当得利,司机依法应当返还多收款项。不管市民是否通过货拉拉平台叫车,但毕竟司机系该平台注册司机,平台有义务协调司机退款,或者将司机信息告知市民;如果司机拒不退还,市民可以直接到法院起诉解决。

河南阳夏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建峰认为,品牌的价值核心在于怎么服务好顾客,货拉拉作为监管者和领导者的一方存在工作中重大管理疏漏,其应当为其管理不当承担责任。建议求助人向行政机关举报,或者通过诉讼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风波中的货拉拉:曾因违规屡被约谈

作为同城货运领域的独角兽,货拉拉近年来高歌猛进、强力吸金,F轮融资完成后,估值将达百亿美元。与此同时,“骚扰门”、“天价搬运费”等事件亦层出不穷,平台管理屡被诟病。

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因无证经营、违规营运、随意张贴车身广告、霸王条款等问题,货拉拉曾被成都、福州、上海、南京、杭州等地监管部门约谈。仅去年一年,货拉拉已被行政处罚6次,罚款共计53万元。

长沙女孩事件并非货拉拉平台首次因用户安全事件受到舆论关注。

2018年8月,浙江杭州一女子通过货拉拉平台预约搬家,遭遇司机言语骚扰、威胁。其在网络发帖称,搬家后司机多次发微信骚扰,还说要找她“约炮”,甚至称“已到楼下”,令她不敢回家。其和家人多次向平台投诉无果。

事件被曝光后,货拉拉于8月27日、28日发布通报称,涉事司机绕开平台交易,存在“跳单”行为,且存在辱骂威胁用户、言语不检行为,货拉拉已将司机进行永久封号处理。此后将进一步加强对司机的教育管控,持续提升服务质量。并称,货拉拉公司运营负责人、市场负责人在杭州与该用户及其亲属见面,就客服在处理投诉过程中的失当行为道歉,并给予用户直接损失补偿、精神赔偿金,与用户达成和解。

2020年5月,货拉拉又因“天价搬运费”事件受到诟病。有网友报料称,其在北京通过货拉拉App预约搬家,不到两公里的路,货拉拉司机要价5400元,双方在露天下僵持数小时。其间,用户尝试与货拉拉客服沟通,但没有结果。5月6日,货拉拉官微发布声明称,经核实,投诉用户系近距离搬家,已对索要高价搬运费的平台司机豆某封号并清退。声明中还称,其便捷搬家业务后续将整改,设定平地搬运费的平台标准,并引导用户通过App支付费用,避免线下交易。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深圳依时货拉拉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2月10日,注册资本1亿元,法定代表人为邓康桥。公司许可经营项目包括普通货物运输(搬家运输服务)、道路货物运输、国内快递(国内信函快递、邮政企业专营业务以及其他国家限制类项目除外)等。

2月22日,记者在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搜索发现,涉及货拉拉相关投诉已超4000条,除了有消费者投诉司机私自加价、服务态度差、货运损坏,投诉平台营销骚扰等外,也有不少司机投诉该平台称“被封号不退还押金”“App提现不到账”等问题。

货拉拉司机:交1000元押金,培训半个小时就可上岗

货拉拉平台和司机之间的关系又是怎样的?

“平台客服电话根本打不通,半个小时都没人接。”北京一位货拉拉司机刘小军(化名)此前在采访中告诉记者,“活不好干”不仅仅是耗时间和赚不到钱,平台的管理也让司机有苦难言。“我刚干的时候接着一个单,客户电话关机,这种情况想要联系平台客服问一下怎么办,结果半天也打不通客服电话”。

刘小军每天工作时间是朝6晚10,他是从建筑行业转行做货运司机,作为“门外汉”自然是很多地方无从下手,而平台的入职培训在他看来又“只是讲讲”。

“注册的时候要求有一年驾龄就能成为司机,交了1000块钱押金后有个培训,但也就半个小时时间,后来平台就不管了。”刘小军说。

目前即时货运平台更多是起到了“撮合”的作用,平台依托移动互联、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搭建货运平台,撮合入驻司机和发起订单的消费者,司机并不属于平台员工,也不受过多管辖。

记者查阅得知,当司机在注册货拉拉平台时,需签署相关软件使用信息服务协议,《协议》提到,货拉拉仅为运输服务提供方与运输服务需求方提供中立、独立的第三方信息中介服务,“阁下同意及承认货拉拉不是阁下的代理或运输服务需求方的代理,不是运输服务中的需求方或提供方,亦不是雇用司机之合约或租用参与车辆之合约的任何一方,亦与阁下不存在任何挂靠、雇佣、合伙、合资或其他关系”。

货拉拉司机多收顾客2千多元后失踪 货拉拉:非平台订单

来源:猛犸新闻·东方今报首席记者赵丹见习记者刘小玉实习生王之玥/文图视频赵俊鸽/剪辑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恶心!外卖小哥朝电梯按键吐口水 平台:涉事骑手已被清退 深圳一31岁外卖员与17岁店员互殴 警方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