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五花八门 > 正文

毒死女生、麻晕医生 七氟烷仍被私自售卖

原标题:毒死女生、麻晕医生,七氟烷仍被私自售卖

近日,广东佛山一名23岁女孩因七氟烷中毒致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其公司上级主管因涉嫌强奸致人死亡被逮捕。

此案发生后,有关麻醉药七氟烷的讨论一直不断。无锡某医院妇产科陈大夫为了证明该麻醉药能“一捂就晕”,以身试药并拍下视频,但随后又引发一系列争议。陈大夫称,她通过正规渠道买到七氟烷,拍视频是科普和提醒,让这个社会和女性更安全。

多名医药工作人员及麻醉医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七氟烷未被列入管制类麻醉药品,但属于严格管理的处方药。即便如此,一些人仍能通过各种渠道获取该药品。

根据过往报道,近年来曾出现多起医护人员私自将七氟烷带出医院的事件。另外,中国新闻周刊发现,目前仍有一些不法分子将该药品用作迷药销售。

“七氟烷的管制问题更值得关注”

近日,广东佛山女孩七氟烷中毒死亡事件引发关注。微博认证为“妇产科的陈大夫”的医生就此发文称,吸入性麻醉剂为“一捂就晕”的药物,为了向网友证明,2月16日,陈大夫以身试药,并拍下用七氟烷将自己“晕倒”的视频。

随后,陈大夫的视频引发争议,不少人质疑其如何拿到七氟烷,拍摄视频或是为了走红?

公开资料显示,七氟烷是无色透明、有香味无刺激性的挥发性液体,为吸入性麻醉剂,一般用于全身麻醉。麻醉科医生凌楚眠(化名)在社交平台表示,七氟烷最终作用的部位是在中枢神经系统,且其发挥麻醉作用需要足够高的药物浓度、(相对)密闭的呼吸环路、足够高的呼吸潮气量,该药品几乎不可能实现“一捂就倒”。

陈大夫用七氟烷以身试药。图/网络

陈大夫用七氟烷以身试药。图/网络

2月17日,陈大夫也公开道歉,称自己考虑事情片面,起了不好的示范作用。不过,她手里的七氟烷并非从所在医院拿出,而是通过正规的网上药店购买,有药师开具了专门的处方,且她已将药物交给警方。

发布道歉后,七氟烷的讨论仍未停止。不过,上述两位医生均提到,相比是否“一捂就倒”,七氟烷的管制问题更值得关注。

多个医院的药剂师和麻醉医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七氟烷为麻醉药,但并不属于国家特殊管制的麻醉药品,因而不适用于《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

某三甲医院麻醉医师李茹(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麻醉药品一般具有成瘾性,如果连续使用,会产生身体和精神上的依赖,七氟烷则没有这种特性。但麻醉药为高警示药品,如果使用不当,也会产生严重危害,“比如七氟烷,如果掌握不好剂量,轻则昏迷,重则呼吸、心跳停止,因此必须谨慎使用。”

对于七氟烷,各地医院管理办法不同。李茹表示,她所在的医院将其按照毒麻药品管理,且严格执行“五专制度”,即专人管理、专库(柜)保管、专用账册、专用处方、专册登记。

李茹称,七氟烷必须由具有麻醉资格的医师开具红处方,才能到住院药房领取。护士领取该药品时,须持个人及患者身份证,并且填写使用剂量、患者详细的个人地址等,“从药房到科室,所有经手人员都必须亲自签名。”

七氟烷必须通过专用麻醉机使用。李茹称,医生一般不会直接接触药物,而是由护士用加药器,向专门的麻醉气体挥发罐里添加,使用时需执行双人核对。另外,除了麻醉机,他们还有相应的急救设备,以防出现紧急状况。

但在药剂师小吴(化名)所在的某二甲医院里,七氟烷只是按照普通药品管,“和一些静脉注射麻药一样,只是放在麻醉药的架子上,并没有特殊的管理要求。”

小吴所在医院的吸入性麻药管理分类。图/受访者提供

小吴所在医院的吸入性麻药管理分类。图/受访者提供

小吴称,他们医院里,七氟烷的具体使用情况由麻醉科来负责,该科室从药房按件取药,医院会对药品进行定期盘点,“但使用时间、剂量、患者信息等,他们科室肯定也要写清楚的。”

曾有医院实习生私自带出七氟烷

尽管医院有相应的管理制度和办法,但七氟烷并非不可能从医院流出。

小吴称,一般而言,七氟烷只在住院药房才有,患者不可能在门诊药房接触该药。但由于各医院对该药品的管理措施不同,执行时难免出现疏漏,尤其是一些等级较低的医院,管理相对宽松,更容易出现问题,“比如医生私自夹带出去,也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

就在2020年8月,有新闻报道称,四川一家医院实习生从手术室偷出麻醉药,带回家给女友吸食,最终导致女友吸食过量死亡。有医学人士分析,这种吸食起效的药品即为七氟烷。

裁判文书网显示,2016年来,河南省西华县人民医院麻醉科医生王胜国以牟利为目的,通过手术节余以及向同科室医生收集的方式套取大量麻醉药品,并通过快递物流寄售的方式,多次将套取的药品出售给他人。警方搜查时,曾在其家中发现吸入用七氟烷。

“但即便是管理更严格的毒麻药品,也存在这种风险”,李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如果管理不严,其他药品也有可能被医生擅自非法使用,过去也曾有不少类似事件发生。

李茹表示,麻醉医生每天接触这些药物,和做化学实验可能会接触毒品一样,如果非要冒险违规操作,一些环节就有可能被做手脚。但她认为,这种行为本身风险太高,且后果严重,一旦出现问题,医院会对其进行严格处罚,警方也会追究责任。

2019年,上海多名麻醉科医生涉嫌向病人售卖麻醉药品芬太尼,被警方带走后,医院内部通报此事,并开始自查整改;2017年,安徽一医院药房主任私自向医药公司提供管制药品购买资质,并与他人合谋卖该公司的可待因口服液,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

李茹认为,对于这种情况,除了医院加强每个环节的管控,医务工作者的自律也很重要,“如果医护人员连这点职业道德都没有,总想着夹带药品,那他是不能做这种工作的。”

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昌松表示,尽管七氟烷未纳入《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的管理范围,但医院对药品的管理还是很严格的,按规定操作,一般不会导致流出危害社会。

《药品管理法》规定,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应当对高风险的药品实施重点监督检查。刘昌松称,对有证据证明可能存在安全隐患的,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根据监督检查情况,应当采取告诫、约谈、限期整改以及暂停生产、销售、使用、进口等措施,并及时公布检查处理结果。

另外,如果医务人员利用职务之便滥开处方导致该类药品流出,根据《执业医师法》,医师在执业活动中,违法使用未经批准使用的药品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或者责令暂停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执业活动;情节严重的,吊销其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仍有不法分子私下售卖迷药

在“妇产科的陈大夫”的自述中,她所用的七氟烷系两年前通过网上的药店下单购买,有药师开具专门的处方和支付凭证。当时是为了给狗做绝育手术,后来狗去世,这瓶麻醉药便留在家中。陈大夫称,目前该途径已经被封。

目前七氟烷能否进行网络售卖?李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七氟烷与常规处方药不同,网上是不允许售卖的,一般人也不可能直接买到。即便如此,该药品还是有可能通过监管不严的隐秘渠道买到,一些不法分子为了牟利,甚至将七氟烷伪装成其他药品,并用作“迷药”售卖。

中国新闻周刊在网上发现,一些网站或社交平台上,卖家隐晦地打出迷药有关的字眼,并留下购买联系方式。一名自称售卖迷药的商家称,他售卖七氟烷在内的三种药品,价格共计2500元,货品从上海保密发货,支付成功可以拉买家进入交流群。他发布的群聊天记录显示,群内人员还对佛山23岁女孩的遭遇做了点评,称系用药过量造成。

为了售卖药品,该商家还发来具体的药品使用方法。“还有更专业的进阶教程,出事的都是野油,我这正规油不会出事,只要按规定来”。

图/裁判文书网截图

图/裁判文书网截图

裁判文书网显示,近年来屡现因销售七氟烷等迷药被追究刑责的案件。有犯罪分子通过社交平台发布七氟烷、咪达唑仑注射液等药品可用于催情迷奸的文字,并对外出售相关产品,同时发送在迷奸方面的使用方法及使用效果等信息。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七氟烷,这些犯罪分子还售卖国家规定管制的毒麻药品,故而因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而获刑。

对此,陈大夫也公开发文称,七氟烷现在只是处方药,法律对它的约束力很弱,很容易被犯罪分子用于违法乱纪的事。“只要途径合法且有药师开具的处方,就可以合法拥有这类麻醉剂。现在只不过是大部分合法途径都被封了而已,仅此而已。”

刘昌松称,对于一般企业和个人,违规生产或私自销售七氟烷,可能要承担非法生产、销售处方药的行政责任;情节严重的,还可能涉嫌非法经营等犯罪,承担刑事责任。“除非其纳入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的监管范围,否则,没有更重的后果。”

陈大夫希望,法律能对这种有潜在威胁的麻醉剂、迷药等管控更严格一点,能够把对这类药物、化学品的管理也写进法律。

另外,多名医生还提到,相对于吸入性麻醉药,大众更应该防范口服性迷药,要警惕犯罪分子递来的饮料、酒水、食物、香烟电子烟等。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视频|儿子走失,妈妈第一时间没报警?只因… 北京文化申请注册“你好,李焕英”商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