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五花八门 > 正文

致命搬家路:货拉拉长沙跟车女用户的最后1分钟和300米

原标题:致命搬家路:货拉拉长沙跟车女用户的最后1分钟和300米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21年2月6日,是23岁湖南女孩车莎莎的搬家日。车莎莎的叔叔车细强后来向南都记者回忆,事发前一晚,亲戚们提出过开车送她搬家,“她说东西不多,也不想麻烦别人”。

于是,当日的监控视频里,车莎莎独自来回将被褥、花束、小推车、储物柜搬到楼外。一辆她通过货拉拉平台预约的面包车在楼下等着。最后一趟,一只白色宠物狗蹦蹦跳跳地跟着她走出大门。

随后面包车开上岳麓大道,又从主干道转进了安静的小路。车莎莎的家人后来听警方说,她上车不到15分钟后的21时30分,周姓司机拨打120,说乘客因为面包车三次偏航,跳出了车窗。

两场开颅手术没能阻挡年轻的生命在2月10日走到尽头。2月23日,涉事司机周某春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依法刑事拘留。2月24日,货拉拉致歉并承认在跟车订单的行程录音等问题上存在关键缺失,由CEO成立安全整改小组。

漏洞终于被平台与监管正视和研究,可代价已经无法挽回。

致命搬家路:货拉拉长沙跟车女用户的最后1分钟和300米

“偏航”的路线

根据车莎莎家人的描述,这段扑朔迷离的旅程的起点,是2月6日21时17分。车莎莎坐上一辆湘A牌面包车的副驾驶。从她所搬离的天一美庭到新住处梅溪湖步步高公寓,车程不到10公里,驾车应用时约20分钟。

“现在的房子不太好。”半年前经过讲价,大学毕业一年的车莎莎以月租1750元租下了岳麓大道辅路附近的天一美庭单间。

这间公寓外立面略陈旧,夹在两栋民居中间,附近有废品收购站、汽车维修店。好友大米说,旧公寓按商业水电收费,又在立交桥附近。今年1月上旬,车莎莎有了搬家的念头。2月1日前后,她确定了新住所,在梅溪湖租下新的公寓,带阳台,比原来租金更低,满意地对朋友感叹道,“这次搬了估计一年都不会搬家了”。

致命搬家路:货拉拉长沙跟车女用户的最后1分钟和300米

“高新区的新家,她在事发前只去过两次。第一次看房就订了下来,第二次去打扫。她性格也是比较直爽,有什么事立马搞,不拖泥带水。”大米回忆道。

在货拉拉应用上预约成功后,系统即显示出司机与车辆信息、起止地点与推荐路线。在车莎莎发给家人的截图页面中,应用标出的行车路线是沿西二环向南,再转入枫林三路朝西走,而不是后来司机周某春所选择的先沿岳麓大道朝西走——虽然两边都是导航软件会推荐的方案。

与许多网约车应用不同,货拉拉并无提供行程中的录音录像等功能。此外,多名货拉拉司机向南都记者表示,平台对于行车记录仪没有强制要求,为了节省成本,他们都不装行车记录仪——周某春也不例外。正因如此,这扇车门关闭之后,车莎莎与周某春间发生过的一切交流再难还原,事后追溯时各方可获取的信息支离破碎。

2月6日晚,前来载着车莎莎与她的行李和宠物的是一辆瑞驰新能源EC35。订单截图显示,面包车预计在20时30分准时抵达天一美庭公寓门口。

天一美庭。

天一美庭。

公寓一楼的监控拍下了车莎莎当晚进出多趟搬运行李的画面。21时17分,这辆面包车从天一美庭出发,沿岳麓大道行驶约5公里之后,未按导航推荐的路线走宽阔的主干道,中途转进了一条曲折而安静、红绿灯较少的路线——也就是车莎莎家属后来所指出的数次“偏航”。

那时,车莎莎的微信发出的消息看不出什么异常。大米说,出发前,车莎莎给婶婶发了短信,后者让她注意安全。根据家属提供的截图,直至21时24分,她还在工作群和同事互动:“这个特效贼好看”,句末还加了一个“哇”的表情。

2月22日21时,南都记者为模拟事发当天货拉拉司机周某春的驾驶轨迹,乘车从主干道岳麓大道出发,转入旺龙路、麓松路、佳园路、林语路,抵达曲苑路。从旺龙路一处立交桥底左拐进入的麓松路,车道变窄,两侧为林荫道,车流量与人流量急剧减少。此后车辆经过的佳园路和林语路为工业园区,该区域夜间驾驶需要靠车灯照射,路上少见行人与车辆。

案发地曲苑路。

案发地曲苑路。

2月6日晚车莎莎跟车途经这片区域时有何情绪波动,已无从得知。她的家属只知道,仅在她通过微信向同事发出上述信息的6分钟后,21时30分左右,面包车开到曲苑路,司机周某春拨打了120。

缺失的录音

2月22日,第五次重走现场的死者家属难掩悲恸,反复追问:“这几分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目前只有司机周某春一人的叙述。

车莎莎的家属向南都记者表示,他们从警方处获悉,周某春称,乘客因面包车三次偏航,在曲苑路跳出车窗。

但司机的说法一时难以被证实或证伪。

2月24日,货拉拉方面承认在跟车订单的行程录音上存在关键缺失。

站在曲苑路的事发地点,南都记者2月22日晚看到,马路边没有摄像头直接对着案发地点。当地警方在现场附近调取该区域工业园区的监控,指挥着贴有货拉拉标志的同款货车进行模拟。

各方试图在碎片之中拼凑起涉事车辆最后的动向。

2月24日清晨,在距离案发地点约600米和300米处,南都记者独家获取了与事发时间相隔仅一分钟的企业监控录像——涉事的货拉拉车辆在距离事发地点600米处同一路段内,曾与至少2辆对向行驶的轿车会车。

事发前车辆监控。

事发前车辆监控。

监控画面显示,2月6日21时29分39秒,开着车灯的涉事面包车出现在佳园路某企业东门前,在约1秒内穿行过监控范围,期间车辆行驶的声音连贯。面包车驶出画面不到9秒后,一辆SUV也朝同一方向经过了该企业东门。

经过该企业东门后21秒,涉事面包车在林语路被同一企业南门的摄像头捕捉到。21时30分04秒,该辆货拉拉曾与一辆轿车会车,4秒后,与另一辆轿车会车。

南都记者获悉,该企业东门至南门驾车距离为270米,折算下来,面包车当时车速约为46码。而离开这家企业的监控范围后,周某春和车莎莎沿林语路再行驶100多米,便将抵达曲苑路的路口。

事发地曲苑路是一条对向双车道,马路两边各有人行道,人行道与工业园区的围栏间隔着一条窄窄的绿化带。

南都记者在工作日晚上9点探访时,路边工厂办公室已经熄灯。人行道边上的树遮挡住一部分路灯的光线,黑影投在人行道和马路上。

关于这条路事发时的环境,曲苑路南段一家公司的保安告诉南都记者,“这里是工业区,路灯有时开有时不开。”另据一名有20年驾龄的长沙市民伍先生介绍,那里过去属于长沙市郊,他以往开车经过时总觉得缺乏照明,直到最近才亮起了黄色路灯。

沿着曲苑路往南走约200米,就是事发地点。

在这条事发时相对僻静和昏暗的路上,如果车莎莎确如周某春所说的因偏航而跳窗,她决定逃离后的哪些尝试或许会让司机来不及反应?

一名熟悉涉事车型的销售员向南都记者介绍,该车型副驾驶座位并无解锁按钮,若要在车辆行驶的过程中强制开门,需要反复拉门把手。

这款面包车副驾驶的座位距地面约1.2米,比普通轿车座位要高不少,副驾驶车窗底部在座位上面约20到30厘米,车窗最宽处0.66米,高约0.44米,主驾驶位距副驾驶不到20厘米,空间紧凑。在这名销售看来,普通高度的女性若要从副驾驶窗户跳出,动作应该不小。

涉事面包车同款车厢驾驶室内。

涉事面包车同款车厢驾驶室内。

南都记者在现场走访期间获悉,司机周某春的家在距曲苑路不到500米的一所安置小区内。事发后,这间安置小区的两位居民结合车莎莎的目的地分析认为,“一般会走西二环主干道。走曲苑路这条路线也没错,但必须非常熟悉这里的人才知道怎么走。”

致命搬家路:货拉拉长沙跟车女用户的最后1分钟和300米

关于周某春在事件中的角色,其家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曾称其在驾驶途中确因偏航与车莎莎产生过争执,“当时他的语气可能导致女孩产生恐惧,以至于想跳窗逃离。”家属称,周某春正在配合警方调查,他们同样希望还原真相。

戛然而止的生命

车莎莎的父亲向南都记者回忆,他与爱人在湖南岳阳做点小生意,女儿自幼在岳阳长大,“性格懂事”。2019年从长沙某大学传媒专业毕业后,进入当地一家互联网公司做人力资源工作。23岁的她上下班主要搭乘公交车,有时也骑共享单车。这份工作“朝十一晚八”,周末实行大小休。

在朋友们的印象中,她周末有时在家做卫生,给狗狗洗澡,双休日会跟亲友逛街、吃饭、爬山,或者喊“朋友们一起玩“吃鸡”游戏。

车莎莎的叔叔婶婶、堂弟堂妹都在长沙。她的叔叔车细强后来向南都记者回忆,侄女的家境并不好,上大学的费用也是向亲戚借的。“她很懂事,她出来参加工作后,主动担负起了她弟弟学费生活费。”

今年春节前,车莎莎找到了一个离公司更近、租金更低的新住处,在事发前夕,她婉拒了亲戚们帮她搬家的提议,“她说东西不多,也不想麻烦别人。”

案发当天是大年廿五。

这天中午,车莎莎还曾跟母亲聊天说,计划大年廿八乘大巴回岳阳老家,当月收到2万元工资的她,转了1.8万元的工资给母亲存起来。

家属向南都记者表示,事发前车莎莎是独居状态,养了一只萨摩耶宠物犬,外号叫“雪球”。其男友是长沙人,目前在外地工作。在原本的规划里,计划今年底订婚并买房。搬家前,车莎莎和好友大米也约定找时间一起去看房。

据大米介绍,车莎莎在长沙某互联网公司担任人力招聘,上下班主要是靠共享单车、公交车,“上午11点上班,晚8点下班。”南都记者询问具体招聘工作内容,大米表示“不便透露”,但表示“她因为业绩不错,很少需要加班。工作单位实行周末单双休制度,逢单休”。

“事发前两个小时还在跟我聊天,约好新年后去新家聚会、一起遛狗,我们约定了让我当她的伴娘。”亲友们以为,原本所有的事情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车莎莎的弟弟写道:“你说过会回家陪爷爷过年,明年会带男朋友回家,会给所有帮助过你的人发红包,还自信地把最近的工资条发给妈妈看,说今年就能买房付首付了,还说让我以后毕业了跟你住在一个小区。”

人生在搬家途中急转直下。

2月6日晚,车莎莎在昏迷中被送至岳麓区航天医院抢救。时隔半个多月,2月23日,航天医院重症救治科一名医生仍对这名患者印象深刻。其向南都记者回忆,车莎莎送来当晚头颅后部受伤非常严重。该院神经外科病房记录上还留着转入病房时的记录,“车莎莎,开颅手术”。

航天医院重症医学科的疾病诊断书显示,车莎莎受重度脑外伤,颅骨、颅底、蝶骨骨折,心律失常。

家属表示,亲人们年前原本在老家等她团聚,这天晚上匆忙坐车到长沙,慌乱中四处筹措治疗费用。赶到医院后,他们见到了是病床上面部肿胀得难以辨认的车莎莎。

2月7日凌晨2点左右,医生向家属表示,需要进行第二次手术。7日早上6点,第二次手术结束,车莎莎被送入重症监护室,依靠有创呼吸机维持呼吸。

2月8日,医生告诉家属,她最好的结果是成为植物人。

2月10日,这种可能性也破灭。

一周之后,车莎莎家属在微博的发帖开始引发关注。他们对事发经过和司机的说法提出质疑,谴责货拉拉平台处理怠慢,并透露涉事司机已被释放。事件在几天之内引爆了舆论。

这也不是货拉拉平台第一次身陷漩涡。南都此前报道,2018年8月,浙江杭州一女子在网络发帖称,搬家后货拉拉司机多次发微信骚扰,还说要找她“约炮”,甚至称“已到楼下”。货拉拉回应称已将司机进行永久封号处理并赔偿用户。2020年5月,货拉拉又因“天价搬运费”事件受到诟病。

2月23日,南都记者从长沙警方获悉,涉事司机周某春(男,38岁,长沙市岳麓区人),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当天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24日,货拉拉发布公告致歉并承认,平台在事发两天后的2月8日才从警方得知此事,在跟车订单的行程录音等问题上存在关键缺失,现由创始人兼CEO周胜馥带队成立安全整改小组。

长沙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有关负责人此前就此次事件向南都记者表示,对于网络呼吁规范货运平台运输、开启实时行程报警等声音,警方会考虑联动政府、有关平台推进改进货运安全措施。

2月24日晚,车莎莎的叔叔向南都记者表示,家人希望回归平静,与货拉拉平台协商的具体内容不便透露。

大米说,事发后,“雪球”被寄养在宠物院,“它非常听话,没有吵没有闹,像有心事一般,应该是在等莎莎吧”。大米说,“雪球”后续应该会由亲人继续抚养。至于她自己,仍无法接受好友突然离世,“我有太多话想跟她说了,以后留着每天给她说吧”。

如果没有这起意外,这个23岁的岳阳姑娘约好了和朋友新家相聚,一起遛狗。

在她原本的计划里,爬衡山、吃火锅、看房都在日程上,2月6日21时30分之后,这些普通的琐碎再不复往。

采写:南都记者黄驰波林子沛实习生周灵茜符彩莉陈燕发自长沙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东莞一女子为逃债“神”操作!法院:撤销! 东莞这2个地方将拆除重建!位置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