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五花八门 > 正文

江苏镇江警方斩断一条制售笑气灰色利益链

原标题:江苏镇江警方斩断一条制售笑气灰色利益链

“哔……哔……哔……”奇怪的声音从不远处的一个院子内传来,像是某种机器打气的声响。专案组民警将耳朵贴在门上,声音愈发清晰。

民警推断,这可能就是将笑气充进容器的声响。此时,远处径直驶来一辆小型货运汽车。“是我,送钢瓶来了。”货车司机拿着手机吆喝道。

随后,一个中年男子从院内打开大门,院内的情景让专案组成员吃了一惊。

9月10日,在江苏省镇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召开的“0209非法制售笑气案”新闻通气会上,镇江市公安局通报了这个细节。

历经一个多月的缜密侦查,镇江市公安局集结多个警种部门、30余名警力,同时在南京、宿迁两地展开统一收网行动,斩断了一条制售笑气的灰色利益链,警方共捣毁涉案窝点4个,抓获涉案人员23名,其中大部分为00后青少年,这一犯罪团伙交易流水达100万元,非法获利50多万元。

今年2月4日,本报刊发报道《互联网贩卖“笑气”为何猖獗》,报道称,记者调查发现,通过互联网上的“特殊渠道”购买笑气无须提供任何证明,不少商家承诺,“当日下单,次日送达”,数量巨大。

报道刊发后,镇江警方随即介入调查。经批准,此案被确定为江苏省公安厅督办案件,镇江市公安局也成立了专案组。

最初,经过专案组研判分析,非法销售笑气的团伙头目是单晨。

“当专案组准备继续扩大侦查范围,将以单晨为首的犯罪团伙一网打尽时,单晨因涉嫌非法经营罪,于2月21日被江西九江警方抓获,线索被迫中断。”镇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禁毒大队大队长彭杰说。

随后,专案组继续紧盯与单晨联系密切的“下线”许强,生活在南京的许强贩卖笑气给南京、镇江、无锡、四川、浙江、上海等地的“客户”。

单晨被抓后,许强也曾警惕了一阵子。由于市场对笑气的需求量实在太大,“没有进货来源”的许强又开始大批量地向外销售笑气。

原来,许强开始从另一个上线赵志那里购买大量笑气。经过警方调查发现,赵志还有一个上线叫尹德,尹德也有一个固定上线邓兵,而且邓兵的出货量十分惊人。

“我们发现这个案件‘深不可测’,不单单是非法销售那么简单,在这背后隐匿着一个巨大的笑气生产窝点和庞大的销售网络……”镇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副支队长苏生乐介绍说。

镇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副局长马元元介绍说,经调查,他们怀疑笑气的生产窝点就在宿迁市泗洪县新扬高速路附近的村庄甲村(化名)。随后,他们开展实地侦查。

甲村是泗洪县西边的一个小村庄,临近新扬高速,四面被农田包围,村里的道路错综复杂。

“村民很认生,一旦有村外的人员进入,他们便会聚到一起指指点点议论着。”马元元说,他们一行10余人,想要查清笑气生产点的具体位置,只能夜晚“潜入”村中侦查。

3月15日深夜,下起瓢泼大雨,原本就坑坑洼洼的小土路变得泥泞不堪,“我们开车在村里行驶,路上实在太难开了,最后我们只能冒着大雨下车徒步寻找生产窝点,满脚踩的都是泥。”镇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缉毒大队大队长曹旭东回忆。

3月16日凌晨,专案组把整个村子走遍,一直没有发现生产窝点踪迹。直到3月17日上午,专案组在村中巡查时发现一种奇怪的声音。

“当时我们隐蔽在附近,透过打开的大门,发现院内有三四个人正在使用机器往小钢瓶内灌装气体。”曹旭东说,用来灌装的机器有4台,还有若干个大钢瓶和金属小钢瓶,零零散散地散落在地上,“我们立即实施了抓捕。”

几乎同一时间,苏生乐也率队对窝藏在南京城内的主要团伙成员统一收网。

警方通报称,今年3月16日至17日,专案组在两天时间内抓获了以邓兵为首的团伙成员10人,并查获运载空置小钢瓶的小型货车一辆,缴获已灌装打包的笑气小钢瓶67大箱共计19200余支,以及4只大钢瓶、4台加工灌装设备和若干成套的冷却、压缩装置以及未灌装笑气的小钢瓶6万余支。

这一犯罪团伙作案6个月,购买并吸食笑气的“客户”更是多达200余名,遍布江苏、四川、浙江、福建、广东、上海等多个省市。

“他们将装有笑气的小钢瓶灌装在奶油发泡瓶里,按下奶油瓶的阀门,通过吸食出气口打出的笑气来获得快感。”让马元元记忆深刻的是,抓捕现场能看见地上撒满了拇指大的小钢瓶,还有躺在地上神志不清的人。“这些吸食人员绝大部分都是00后青少年,有在校大学生,甚至还有未成年人。”

今年7月22日,这个跨5省7地、非法制售笑气的犯罪团伙主要成员均以涉嫌非法经营罪被依法逮捕,吸食笑气的涉案人员也因非法使用危险物质被行政处罚。

(文中嫌疑人均为化名)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李超通讯员江天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09月15日 08版

责任编辑:刘德宾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消费主义逆行者”为何对“买买买”说不 新京报评“心怀年入百万的梦想”:“这届”年轻人不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