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五花八门 > 正文

男子曝光父亲家暴烧死母亲:希望还她一个公道!

原标题:男子曝光父亲家暴烧死母亲:希望还她一个公道!

“希望父亲能得到惩罚,还母亲一个公道。”

11月25日,国际反家暴日,陈昌雨说出这样的心愿。在这一天,他也接到了警方的电话,得知父亲陈继卫在11月20日涉嫌故意伤害被刑事拘留。

8个月前,2021年3月14日晚上,陈昌雨的母亲禹秀英在家中被烧伤,面部、颈部、躯干、四肢多处烧伤。因为伤势过重,医院两次下达病危通知书。母亲说,她是被人泼汽油焚伤,“凶手”就是父亲陈继卫。

陈昌雨与母亲的合影

陈昌雨与母亲的合影

母亲当面说出真相后,陈昌雨选择了报警,但是警方当时没有立案。7月,母亲医治无效去世,近日尸检报告出来。10月22日,警方立案。

11月26日,封面新闻记者致电云南宣威公安,工作人员表示案件正在调查,具体情况警方将进行通报。

疑因缺乏伤情鉴定报告

报警7个月后才立案

母亲被烧伤后的那段日子,是陈昌雨最痛苦的回忆,她的面部肿胀,皮肤变成了黑色,四肢和身体都缠着白纱布。治疗期间,禹秀英被烧伤的疼痛折磨,时常发出痛苦的呻吟,因为四肢和面部几乎没有完好的皮肤,稍微挪动就会出血。

母亲被烧伤后身上缠满纱布

母亲被烧伤后身上缠满纱布

她清醒时对儿子讲起那晚发生的事,“那天晚上我爸回来的时候就丧着脸,没发生什么大矛盾,吵了几句嘴就洗洗睡了。后来我妈不想和他睡一起,就自己抱被子去睡到沙发上,他就拿汽油壶进来泼,然后点了火。”

陈昌雨觉得难以启齿,母亲告诉他,陈继卫和她睡在一起就会虐待她,身上被掐得青一块紫一块。

刚开始母亲还瞒着儿子,直到3月22日,在广东打工的陈昌雨联系不上母亲,觉得不对才赶回云南。他随即报了警,警方来医院给母亲和小姨做了笔录。“我当时在场,听到警察问父亲是不是你点火,他说是,问为什么这样做,他说他不想活了。”

报案后,警方曾打电话给陈昌雨询问禹秀英的恢复情况,告诉他们恢复好了要去做伤情鉴定。“我就跟他们说还不行,我妈伤势太重一直是躺在床上的,没有办法去警察局。”

7月28日,禹秀英因抢救无效去世,又过了近三个月,陈昌雨才收到了母亲的尸检报告,因烧伤导致的感染性中毒,休克死亡。他说“我以为报了警他就立案了,结果并没有,尸检结果出来才确定符合立案条件,10月22号,我收到了立案通知书,今天他们才打电话说,我爸11月20号被拘留了。”

警方立案通知书

警方立案通知书

11月26日,封面新闻记者致电云南宣威热水派出所,工作人员表示陈继卫已被刑事拘留,其余问题暂不回应。

男子曾两度入狱

长期殴打妻儿

在陈昌雨记忆里,父亲两次入狱期间是难得的平静日子。

禹秀英是在集市上认识陈继卫的,出于对他的好感还退掉了原本的婚约,外婆陈桂珍打听到陈继卫不务正业,没有同意这桩婚事。禹秀英再去集市时,陈继卫直接叫人一起把她强行带走发生关系,考虑到名声,禹秀英与他同居三年,生了孩子。

陈昌雨出生后不久,陈继卫因在公车上持刀抢劫被判入狱十年,禹秀英一个人干农活带孩子,在亲戚的帮助下生活,直到2008年,陈继卫因减刑出狱后才和禹秀英领了结婚证。

随之而来的并不是幸福的生活,而是殴打、辱骂和虐待。陈继卫打妻子时从不避开儿子,拿起身边顺手的工具就开始在禹秀英身上抽打,有一次用啤酒瓶打人的时候,玻璃碎了,还见了血。陈昌雨自己也经常无缘无故的被父亲殴打,“我从来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过父爱,很讽刺的是,他对我的表弟表妹都很好,喜欢亲亲抱抱他们,但是从来没有这么对待过我。”

暴力的阴影笼罩着陈昌雨,在父亲没有被拘留前,他甚至不敢回到曾经的家中收拾母亲的遗物,母亲离开后,他恨自己没用,没有保护好她。

“我很怕我父亲,他第二次坐牢,因为盗窃罪只判了三年,我中考完他就出来了,为了逃离那个家,我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陈昌雨本来想让妈妈也离开,但是禹秀英觉得儿子也长大了,丈夫可能会有悔改,先跟他过着看看吧。

遭遇经济暴力

她屡次离家出走被劝回

陈继卫第二次出狱后也打过禹秀英,但更多的是经济上、语言上的暴力。

陈昌雨四年级时,禹秀英做了心脏搭桥手术,此后身体不好,无法再承担繁重的劳动。陈继卫在狱中时,她在云南宣威的一家餐馆打工。随着丈夫出狱,她的工作也干不下去了,只能辞职在家继续干些农活。

陈继卫在村子做贩牛的生意,在养牛户和市场间倒卖,赚取差价,赚的钱并不算少。“但他不给我妈钱,还一直骂她吃白饭的东西,让她滚,我妈妈卑微到问我能不能转50块钱给她。”陈昌雨声音有些哽咽。

禹秀英也多次尝试过离家出走,但总是被丈夫找到,用各种理由劝说回家。

发现丈夫出轨后,她去广东找儿子一起打工,希望能远离陈继卫。陈继卫竟起诉离婚,向她索取10万元赔款,称是给她做手术的费用。

“开庭的时候我也去了,连法官都骂他不算个男人,调解的时候说不赔款,把家里的财产都留给儿子,他又不愿意,撤诉了,婚也没有离成。”禹秀英对儿子说,自己离了婚再找一个也不现实,父亲不愿意也离不了婚,家里的房子是她一砖一瓦盖起来的,想留给儿子,舍不得丢给陈继卫,思来想去就没有离婚。

“周围的人都说家和万事兴,如果离婚了她一个女人也过不下去,劝他们不要闹了。她一直想着凑合过,总以为我爸会悔改。”陈昌雨的声音里满是悔恨,母亲只等到了不幸的结局,而他希望能给母亲一个公道。

责任编辑:宋文豪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辽宁辽阳县警方通报:聚餐发生争执2人被车撞伤,嫌犯已被刑拘 “从小在花园里做作业,长大知道该和谁交往”?石家庄一楼盘文案引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