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环球视野 > 正文

比尔-盖茨:中国和印度成就让我们对减贫满怀信心

原标题:比尔·盖茨:中国经验让我们对消除全球贫困满怀信心

想象一下生活在极端贫困中是什么感觉:你不得不一直考虑最基本的生存问题,比如下一顿吃什么?

对我们来说,极端贫困的生活也许难以想象——一个极端贫困的家庭几乎只有他们自己种的粮食,如果收成不好,或者家畜生病,就要经历一阵粮食短缺;这些人家的女儿必须去收集水和柴火,必须在浓烟中生火做晚餐,然后她们需要清理这一切,哪怕她们有机会写作业,也只能在深夜,而她们却没有照明的灯。

所以,当处在极端贫困中时,当饥饿和疾病近在咫尺时,你的时间和精力真的只能用于维生,其它的一切都显得遥不可及。

“但贫穷是一种必然吗?我想说,不是。”

*本文根据比尔·盖茨在2018年9月26日#目标守卫者#年会上的主题演讲翻译整理

了不起的减贫成就,中国和印度的减贫奇迹

自1990年起,数十年间,世界在减贫方面取得了非凡的成就,这种成就甚至超过了很多人的预期。在我们的调查中,2000名受访者认为贫困人口从1990年的36%降到了22%,而现实情况远比这更加乐观,贫困人口已经大幅下降至9%,这意味着12亿人摆脱了极端贫困。我们的减贫正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持续进行着,仅昨天一天,世界上的贫困人口就减少了13万7千,这值得登上任何报纸的头条新闻。事实上,过去的25年间,这个没有被报道的“头条新闻”天天在发生。

但让人们摆脱极端贫困,并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因为我们现在所说的“极端贫困人口”,是指日均生活费在1.90美元以下的人。我们希望人们能够过上远超极端贫困线的生活。在各国通向自给自足、朝着中等收入水平迈进的道路上,脱贫是这一切的起点。所以这不仅事关每个人,也事关每个国家。

中国和印度,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两个国家,在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全球减贫成绩单上,接连缔造了两次高峰。

第一次高峰发生在1990年的中国。那时,中国仍有66%的人口处于极端贫困中。但在短短的15年间,他们的极端贫困人口减少了5亿多,这个庞大的数字甚至超过了大部分国家的总人口。在那里,人们生活的改善是世界历史上最了不起的进步之一。

紧随其后,印度开启了第二次减贫高峰。作为人口第二多的国家,印度在2005年还有4亿的极端贫困人口,一路降至今天的不到1亿。更令人欣喜的是,这种下降的趋势仍在持续。

中国和印度的减贫成就,指引了我们未来的工作方向并让人满怀信心,也让我们能够问出这个问题:我们能否在世界其他地区创造第三次减贫的高峰?从而彻底消除极端贫困?这可能是我们对抗极端贫困最后和最艰难的一战。

极端贫困的主战场 —— 阴霾笼罩的非洲

摆在我们面前的究竟是怎样艰巨的挑战?下面的饼图向我们展示了1990年以来,各个地区极端贫困问题的情况,一个点代表一百万人。其中,随着东亚和南亚,尤其是中国和印度的极端贫困人口快速减少,世界极端贫困人口的总数下降了很多。

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情况却不容乐观。其极端贫困人口数不降反增,其全球占比也从1981年的11%,一跃而至50%左右,成为了这块饼图中最为突出的部分。尽管我们多多少少预计到了这种状况的发生,但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到了2050年,世界90%的极端贫困人口都将集中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彼时,“好望角”将成为世界贫困问题最为尖锐的一角。

如果拉近到国家的层面上看,我们能发现不同国家之间也存在着巨大差异。为数不多的几个国家,例如刚果、布隆迪和科特迪瓦等,占据了贫困人口中一大部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作为撒哈拉以南非洲人口最多的两国,刚果和尼日利亚的极端贫困人口占到了全世界的40%,这个数字甚至超过了8年前处于困境的印度。即便在尼日利亚内部,极端贫困人口也有着巨大的南北差异,北方的贫困远超南方。

政局动荡和战乱使这里长期笼罩在冲突的阴霾下。此外,人们无法获得最基础的教育和卫生设施,各种威胁人们生命的流行病也在非洲肆虐,每100名非洲成年人中就有7名是艾滋病患者,这也直接阻碍了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减贫进程。

与此同时,在全球新生儿数量趋于稳定时,这片发展机会最渺茫的土地,却经历着最快速的人口增长。每时每刻都有更多的新生儿在这里呱呱坠地,而这种增长仍然势不可挡。这个今天还只有3700万新生儿出生的非洲大陆,在本世纪末将成为全球一半新生儿的家,其中有80%的新生儿将出生在最贫困的10个国家里。

“这注定了他们不管是作为独立的个人,还是家庭的一员,都不得不把所有的时间用来寻找生存所需的食物,而没有足够的时间对他们自己进行投资,投资于教育。所以我们真的需要应对这个问题。”

投资人力资本,点亮非洲年轻一代的未来

中国和印度的减贫成就照亮了我们未来的道路。而这其中最大的成功经验就是投资于人,投资“人力资本”。

中国摆脱了三分之一儿童长期营养不良的困境,让大部分中国青年有机会进入高中,然后又有近一半的人进入大学深造。中国的高楼大厦随着年轻一代人的崛起而崛起,中国的城市化奇迹正是人力资本投资的奇迹。

因此,要创造第三次减贫的高峰,我们需要同样的投资,这笔投资无疑是巨大的。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年轻一代正在等待释放他们的潜力,我们需要向非洲输入大量的资源,帮助那里的国家建立起基础的卫生和教育系统,我们的合作伙伴IHME(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已经开始着手进行贫困预测,下一步则是针对弊端采取措施。

到2050年,非洲将成为世界人口红利最丰盛的地区,他们的青年人口将翻一番。试想,如果我们的投入无法追上人口增长的脚步,如果我们的信心动摇、投资减少,不仅人口红利会被浪费,而且极端贫困代代传递下去,彼时我们将多出5000万的极端贫困人口。

但如果从现在开始,有效率地配置人力资本投资,彼时非洲的发展将是难以想象的。当我们投资于改进卫生系统,更多的儿童和青年可以摆脱疾病的负担,健康地长大,以良好的状态投入工作与学习;当我们投资于建设中小学校和师资力量,更多的年轻人可以坐在课堂里享受教育,我们可以通过文盲率和失业率的下降,获得社会的稳定和生产力的提升;当我们从现在开始的努力转化为非洲一代又一代青年的充分发展,贫困会节节败退,极端贫困人口将会降低9000多万,一个摆脱了混乱、建立起秩序的美好非洲将会破茧而生。

“现在是真正的紧要关头。但我相信,优秀的创新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我也相信,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创新的力量是无限的,印度上世纪60年代的例子可以证明创新的重要性,他们小麦的产出在现代科技的推动下翻了四番,出色地缓解了大规模的粮食压力。

我小时候的例子也可以说明创新在我成长道路上的重要地位:我对计算机的认识,来源于我每天晚上等父母睡着之后偷跑出来的那些时光,我去到四下无人的华盛顿大学物理系,那里的计算机散发着未知的魔力。我尝试了它的各种功能,想尽办法探索它的奥秘,并试着用软件来做更多的事情。可以说,我有机会接触到的这些资源打开了我的好奇心,让我意识到我的特长和兴趣所在。

现在,我们所要做的人力资本投资就是要为非洲年轻一代提供创新的土壤,让教育激发他们天生的好奇心,解锁关键的技能,充分发掘出蕴藏在身体里的潜力与价值。创新可以出现在方方面面,获取土壤信息的技术、数字化测量身体的技术,这些都是能帮助我们解决大规模问题的伟大创新。因此,我们正在支持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年轻创新者们,希望他们对现实的叛逆能成为改变世界的新动力,让世界变得更好。

“我们想要的世界,是一个每个人都可以拥有梦想,都可以实现美好未来的世界,这是一个没有极端贫困的世界。”

正如比尔·盖茨所说,创新驱动未来。在这段视频里,我们看到许多中国创新的实例,既包括“青蒿素”这样的新型抗疟药,也包括质优价廉的乙脑疫苗和脊髓灰质炎疫苗,不仅造福中国,也为整个世界带来健康和福祉。

我们相信,在你身边,一定也有很多创新正在悄然发生;这些创新,或伟大,或微小,都在改变贫困人群的生活,打造一个人人平等、健康美好的未来。

来源:微信公众号“ 盖茨基金会”

责任编辑:吴金明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中国纪录片《超级工程》阿拉伯语版在中东首播 美国加州山火死亡人数升至48人 消防员冒死扑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