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环球视野 > 正文

美媒:特朗普的大法官提名名单已缩小到两个人

原标题:特朗普的名单已缩小到两个人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18日因病去世后不久,特朗普就表示会尽快提名新的大法官。美媒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目前两个人选包括芝加哥联邦第7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巴雷特和亚特兰大第11巡回上诉法院法官拉戈阿。有消息称,特朗普曾说“愿意选择受保守派青睐的”巴雷特。

芝加哥联邦第7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巴雷特

芝加哥联邦第7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巴雷特

巴雷特1972年1月28日出生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新奥尔良,在家中排行老大,有五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她的父亲是壳牌石油公司的律师,母亲是家庭主妇。1994年,她以优异成绩从罗德学院毕业,并获得英国文学学士学位。之后,她拿到全额奖学金进入圣母法学院学习。1997年,她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毕业。

从法学院毕业后,巴雷特曾先后担任美国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劳伦斯·西尔伯曼的助理,以及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的助理。这两人均以保守闻名,其中斯卡利亚笃信天主教,支持拥枪,反对堕胎,素有保守主义法律运动的“旗手”之称。2017年,巴雷特被特朗普提名为第7巡回上诉法院法官。

另一名热门候选人拉戈阿于1967年11月2日出生在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在古巴裔美国人聚居的海厄利亚长大。她父母都是在古巴革命之后逃到美国的古巴人。1992年,拉戈阿获得哥伦比亚大学法学博士学位。拉戈阿于2006年6月被时任佛州州长杰布·布什任命为第三地区上诉法院法官,并于2019年1月1日成为首席法官。2019年1月9日,她又被任命为该州最高法院法官,从而成为佛州最高法院首位女法官。2019年9月12日,特朗普提名拉戈阿为美国第11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她于2019年12月6日获得司法委任。

亚特兰大第11巡回上诉法院法官拉戈阿

亚特兰大第11巡回上诉法院法官拉戈阿

《华尔街日报》称,拉戈阿得到的公众关注远远少于巴雷特,直到最近才作为特朗普可能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而常被人谈及。

最高法院大法官职位之争将大选前美国两党的斗争推向新“高度”。共和党和民主党这两天都马不停蹄地活动,他们争的不仅是谁将代替金斯伯格成为最高法院大法官,更是谁能利用此次“最高法院决战”争取选民。CNN21日形容说,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美的时候,美国正急速进入“终极政治压力测试”。

据《华盛顿邮报》等媒体报道,共和党领导人20日表示,他们正在加紧行动提名一名保守派法官接替金斯伯格,以此巩固最高法院的右翼意识形态转变。美国国会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计划21日与其领导团队会面,22日与全体共和党人会面,对提名事宜进行商讨。麦康奈尔承诺对特朗普即将提名的候选人进行投票,但并没有设定时间框架。《纽约时报》称,从提名开始算起,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确认程序一般需要70天左右,现在离选举投票只有40多天的时间,目前还不清楚参议院将如何推进这一任命程序,尤其是在年度开支法案和疫情救助方案仍有待解决的情况下。

据法新社21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天宣布,他将在本周五或者周六提名候选人接替金斯伯格,并坚持参议院在大选前对他的提名进行投票,因为“时间很充足”。据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的候选人名单已经缩小到两个人:芝加哥第7巡回法院的联邦上诉法官巴雷特和亚特兰大第11巡回法院的联邦上诉法官拉戈阿。《华盛顿邮报》称,特朗普整个周末都在向顾问和盟友咨询这两位候选人的背景,同时评估提名两人可能带来的政治影响。白宫法律顾问西波隆和白宫办公厅主任梅多斯负责候选人的筛选过程,前者对候选人进行法律审查,后者则关注提名将带来的政治影响和参议院的状况。

民主党自然不会对共和党的行动听之任之。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20日表示,民主党人有办法阻止参议院对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程序。她表示不排除启动弹劾程序。美国CNBC网站称,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拜登已承诺将提名一位非裔女性进入最高法院,但并未透露候选人名单。他20日在费城发表演讲,批评特朗普在大选前任命大法官的做法是“滥用权力”,称如果特朗普赢得大选,那么参议院应该考虑这位总统提名的候选人,“但是如果我赢得大选,就应该撤回特朗普总统提名的人”。拜登还呼吁参议院共和党人尊重金斯伯格的临终遗愿,凭良心办事,履行宪法规定的义务,不要对特朗普提名的任何候选人进行表决。

这位前副总统需要争取至少4名共和党参议员的支持,才能阻止特朗普的任命计划。据美国“政治”新闻网报道,目前表示反对在选举前提名大法官的共和党参议员有阿拉斯加州议员穆尔科斯基以及缅因州议员柯林斯。此外,还有4名共和党参议员可能反水,包括犹他州参议员罗姆尼、科罗拉多州参议员加德纳、田纳西州参议员亚历山大和堪萨斯州参议员罗伯茨。与此同时,CNN报道称,民主党人不希望特朗普利用此次提名之争将民众的注意力从总统抗疫不力转移开来。消息人士透露,拜登计划把此次大法官职位之争变成他攻击特朗普医保政策的新平台,这样还能让总统的抗疫政策继续受到批评。

《纽约时报》报道称,特朗普急于任命保守派人士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和总统选举有关。几个月来,拜登一直在民调中领先,特朗普最近几周对“法律与秩序”的“维护”行动并没有改变竞选的整体态势。特朗普希望巩固保守派在最高法院的人数优势。巴雷特法官因坚决反对堕胎而受到保守派人士的青睐,而拉戈阿法官不仅拥有古巴血统,而且与佛州有联系。对于特朗普来说,佛州是大选中至关重要的一个州。

CNN认为,特朗普显然希望大法官职位之争能强化他的政治基础,将保守派选民推向投票站。不过此举可能适得其反,提高自由派选民的投票率,并进一步削弱郊区女性选民对他的支持。路透社和益普索集团的最新民意调查显示,多数美国民众同意拜登的观点,反对特朗普急于任命新法官的计划,其中62%的人认为应该由新总统任命金斯伯格的继任者。

责任编辑:张迪 SN230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印度总理莫迪:联合国需要改革 否则将面临信任危机 意大利民众投票同意减少议会席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