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环球视野 > 正文

那些年,印度暴发的可怕瘟疫

原标题:那些年,印度暴发的可怕瘟疫

【环球时报记者何锟李洋】近日,印度新冠疫情突然失控,每日确诊病例持续刷新纪录,由此引发的死亡人数暴增、露天火化尸体等惨状震惊了全世界。然而,这已经不是印度第一次大规模暴发瘟疫了。因为天灾和人祸,印度这片土地曾经多次经历可怕的大流行病。

1918年大流感:1700万人死亡

1918年开始席卷世界的大流感造成全球约2000万至5000万人死亡,远超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死亡人数。然而罕有人知的是,这次大流感死亡人数最多的地方不是在媒体上被反复提及的欧美,而是遥远的印度。

20世纪初的印度是个屡遭瘟疫的贫穷殖民地,公共卫生体系还没有建立起来,不仅西药尚未普及,大多数印度人生病时,只有求助神灵和本土的阿育吠陀医术。1918年5月29日,时值一战即将结束,一艘载有印度远征军的轮船抵达孟买海岸,上面不但装满从宗主国英国运回来的物资,还携带着从欧洲带来的致命流感病毒毒株。1918年6月,孟买出现了第一个流感患者。没过多久,流感疫情在印度的西部、北部和中部相继暴发。

糟糕的公共卫生环境和不健康的饮食习惯,更加剧了这场大流行病的扩散。当时是印度棉纺织业迅速发展的时代,作为印度纺织业中心的孟买吸引了大量廉价劳动力。他们大多是印度低种姓的穷人,通常住在拥挤不堪的贫民窟里,有些人甚至只能在肮脏的小巷、马厩和仓库里生活。当时在印度任职的英国男爵丁肖·马内克吉·佩蒂特评价说:“孟买隐藏在疾病、污垢和退化的深处,卫生条件是欧洲一个三流城市也完全不能容忍的!”

尽管英国人对印度的脏乱差如此嫌弃,但他们并不愿意花费任何精力和金钱来改造这个巨大的“病毒培养皿”。很快,孟买城里出现发烧、四肢疼痛、支气管炎症的病人越来越多,但英国殖民当局以为只是一般的流感,并没有当回事。然而流感病毒在整个印度社会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完成变异,潜伏期变得更短,致死率变得更高,很多人仅一上午的时间就从感染走向死亡。至此,大流感开始在印度全面暴发。

在疫情扩散期间,印度本就为数不多的医院早已没有床位,即便征用学校扩充病床后也远远不够接纳病人,大多数患者只能等死。当时的记录称,医院里的死尸已放得满满当当,也没人敢把尸体抬出去为将死之人腾地方,尸体就这么一摞一摞地堆在那里。

不仅医院如此,印度各个城市的大街小巷里都堆满尸体,几乎每一栋房子都有人在为死者悲泣,一种恐怖压抑的气氛弥漫着整个印度。

而英国殖民当局对大流感的反应,也令人发指。疫情暴发时,许多殖民政府官员为了自保,纷纷跑到山里避疫,把印度百姓留在疫区自生自灭。眼看疫情来势汹汹,防疫无方的殖民官员还开出一些奇葩药方:用高锰酸钾漱口、多用消毒剂、尽量在户外睡觉……结果自然是于事无补。印度民间传言,英国人在医院里秘密肢解印度人提取药液,用来保护英国人免受瘟疫侵袭。于是数百万印度人因恐慌而逃离城市跑到乡村,将疫情带到更多地方。而英国殖民政府则发动严厉的管制,却又进一步激化了民族矛盾。在这场蔓延惊人的大瘟疫中,印度圣雄甘地也险些丧命。1919年,甘地出版的《年轻的印度》中写道:“在这么可怕及灾难性的传染病流行面前,任何其他文明国家的政府,都不会像印度政府这样不作为。”

印度卫生专员的1918年年度报告描述,“所有的江河都被尸体堵塞了。在长时间的浸泡下,这些尸体已经被泡发,开始发烂、发臭”。一名22岁的印度青年绝望地说:“恒河里全是尸体,因为人们没有足够的木材来火化。因为疫情,我的家人眨眼之间就消失了。”

直到两年后,大流感才在全球慢慢消失,整个印度此时已经是哀鸿遍野。根据印度后来的估算,死于这次大流感的人口多达1700万,约占当时印度总人口的1/20。仅印度人口最多的北方邦,就因这次大流感付出300万条人命。

19世纪:波及全世界的霍乱

外界普遍认为,这次印度新冠疫情的大规模传播,与印度民众违规大举聚集庆祝“大壶节”的做法脱不开关系。事实上,在印度长期肆虐的霍乱疫情,同样也与朝圣等宗教活动关系密切。然而英国殖民当局却对此视而不见,最终酿成惨剧甚至危及自身。

自古以来,印度恒河三角洲就是霍乱的地方病源区,素有“人类霍乱之乡”的称谓。远古时期,印度大陆与外界交往不便,霍乱向外传播极为缓慢。但随着大航海时代的到来,英国人不仅打开了南亚的大门,也打开了恒河三角洲霍乱流行病的潘多拉魔盒。

不得不说,霍乱这种通过消化系统传播的流行疾病,让迷恋恒河的印度人付出惨重代价。全长2500公里的恒河,被印度教徒视为最神圣的河流。每年1-3月,恒河与亚穆纳河的汇合处就会举行沐浴节,数十万朝圣者沉浸在河中,洗涤身上和心灵的污秽。不仅如此,印度教徒还将死者的骨灰撒到恒河里。但从卫生角度而言,恒河由此变得脏乱不堪,成为霍乱弧菌滋生的温床。作为朝圣仪式的一部分,朝圣者要生饮恒河水,这更为霍乱弧菌的传播提供了理想的条件。而朝圣者将这些水带给亲友的行为,又进一步推动霍乱的扩散。

更糟糕的是,19世纪出现的反常气象条件为霍乱弧菌的繁殖创造了适宜的条件。1815年印度天降暴雨,洪灾泛滥,收成尽失,1816年却格外炎热干旱,而1817年又是暴雨连连。持续数年、蔓延整个印度的霍乱疫情开始了。1817年3月,加尔各答威廉要塞出现霍乱病人死亡,然而殖民当局只认为这是孤立事件,未曾留意。同年7月,孟加拉省各地接二连三发生霍乱,加尔各答也受波及。短短一个月内就有2.5万人感染、4000人死亡。1818年,霍乱疫情扩散到印度更广阔的地区,所过之处,人群死亡率高达7.5%。

随后两年,霍乱疫情继续肆虐并向国外延伸,锡兰、缅甸、泰国、新加坡、菲律宾等接连“中招”,由此揭开世界范围的霍乱大流行序幕。霍乱的潘多拉魔盒打开之后,就没有那么容易被关上了。从1816年起,霍乱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暴发了8次,亚洲、欧洲、非洲、美洲等地都深受其害。俄国著名音乐家柴可夫斯基在霍乱第三次全球暴发时被病魔夺去了生命。

面对霍乱疫情造成的惨重损失,1866年在君士坦丁堡召开的国际卫生会议上,各国采纳了“接触传染”这一致病理论,并明确指出“在导致印度霍乱流行的发生和传播的诸多原因中,朝圣活动是最主要的因素”。当时的调查显示,与印度人朝圣有关的节庆聚集活动,例如“洒红节”“大壶节”“小壶节”等,与19世纪多次霍乱疫情的暴发周期高度吻合。由于参加这些庆祝活动的人群动辄数以百万计,霍乱疫情能非常快速地扩散,并造成大批民众死亡。

例如1867年4月在哈德瓦举行的“大壶节”上,参与人数最多时达到300万,但当地仅有19名朝圣者接受霍乱治疗。疫情很快沿着朝圣者路线传到印度北部,当年约有25万人感染霍乱,其中半数因此丧生。国际卫生会议敦促英国方面加强霍乱疫情的应对措施,但殖民当局却“大开倒车”。在19世纪中叶,英属印度卫生官员坎宁汉强制推广检疫措施,建立紧急隔离医院,对可能感染霍乱的朝圣者进行检疫隔离,一度使疫情得到控制。然而出于政治妥协和财政困难的考虑,1868年上半年,英国卫生当局说服坎宁汉停止对驶自孟买的船只进行检疫。这种放宽防疫政策的结果可想而知。据不完全统计,历年累计死于霍乱的印度人高达3800万到6000万。

1994年:大规模鼠疫吓跑百万人

从中世纪开始,鼠疫这种全球谈之色变的瘟疫以“黑死病”的名义在全球多次暴发。20世纪50年代,第三次世界鼠疫大流行疫情基本平息。许多专家认为,随着现代医学发展,鼠疫已由活跃期进入静息期。然而,1994年发生在印度的鼠疫疫情又一次让专家大跌眼镜。

印度西南部的古吉拉特和马哈拉施特拉两邦分布着大片灌木丛林生态系统,动物活动频繁。由于印度人口急剧膨胀、粮食日趋紧张,人们为获取更多食物来源,滥垦乱伐丛林,致使黑翅莺、南亚鹰和大鸨等老鼠天敌大幅减少,加之当地贫民窟集中、垃圾成堆,老鼠数量与日俱增。

1994年全球气候异常,北半球广大地区遭遇罕见的高温天气,印度古吉拉特邦和马哈拉施特拉邦热浪滚滚,炎热天气加快了肺鼠疫病菌的大量滋生和传播。鼠疫首先从马哈拉施特拉邦农村地区开始传播。不过在当时的印度政府眼里,低种姓的农村人患病并不是什么值得重视的大事。1994年9月下旬,邻近马哈什特拉邦的古吉拉邦城市苏拉特正处于庆祝象神节的狂欢之中。然而,在祥和的氛围下,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幽灵已经悄然潜入这座城市。

9月19日,苏拉特医院突然接收到30名病情相似的患者。他们高烧不退、咳嗽、打喷嚏和吐血,不久就陷入昏厥。此后,又有一批病人被送进医院。9月20日,第一名患者在医院中死去,接着又有不少患者相继病死。死者全身发黑、凸着一双睁大的眼睛,痛苦之状令人惨不忍睹。医生化验血样后发现,这些病人患的就是邻邦马哈什特拉农村的流行病——鼠疫。

灾难降临后,印度官员宣布苏拉特进入“国际公共卫生紧急状态”。9月23日,苏拉特当局下令关闭所有学校、电影院和公园,工厂和银行等大企业也陆续停产停业,直到政府解除警告。但苏拉特市的医疗条件非常差,医疗设备十分落后,医务力量严重不足,治病的药物也少得可怜,医治鼠疫所需的四环素、磺胺等药品更是奇缺。到10月4日,已有1000多人被送进医院治疗和检查,其中50人染病身亡。

鼠疫疫情出现后,印度政府的处理尤其让人失望,官方没有说明应对疫情的信息,医疗部门也没有对民众进行正确的预防措施指导。一些民众盲目认为消灭老鼠对终结疫情有益,开始了大规模的灭鼠行动,结果导致鼠蚤直接与人类接触,进一步扩大了鼠疫疫情。

为逃避鼠疫的可怕阴影,苏拉特的居民大举出逃,印度政府不得不出动军队来控制局面。但为时已晚,因为封锁不及时,几十万人亡命般惊慌失措地奔离居住地。据国外相关机构的估算,在疫情宣布后的4天内,约50万人逃离这座城市。他们也将鼠疫病菌和恐惧心理带到印度各地,并导致上百万人离家出逃。不到两周的时间里,印度多地都报告出现鼠疫疫情。仅首都新德里就有770人被送进医院,其中4人不治而亡。

这场后来称为“苏拉特风暴”的鼠疫不仅夺去很多印度人的生命,还给印度社会带来不可估量的社会混乱和经济损失。当时印度出现大规模抢购物资的现象,尤其是药品和相关医疗设备。40多个国家采取果断措施,临时中断与印度的空中和海上交通,取消了飞往印度的班机,并对来自印度的班机、轮船及货物或乘客进行隔离消毒和卫生检查。当时有报道称:“这场鼠疫使国外投资者对印度的投资环境持怀疑态度。对于这个渴望引进外资发展经济的发展中国家而言,无疑是巨大的噩耗……”

责任编辑:刘德宾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中东毒贩用石榴走私毒品 西班牙诈骗犯冒充华人推销口罩,嫌犯已被抓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