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环球视野 > 正文

与福奇对辩后他还放狠话:送你进监狱

原标题:与福奇对辩后他还放狠话:送你进监狱

[文/观察者网周弋博]

关于炒作“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资助武汉进行‘功能获得研究’”一事,美国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与拜登政府的首席医疗顾问福奇的交锋还在继续。

据福克斯新闻网20日消息,听证会对辩结束几个小时后,保罗在接受采访时声称,将致函司法部要求联邦检察官追究福奇的刑事责任,理由是福奇涉嫌就“资助武汉”等问题向国会撒谎。

据“今日俄罗斯”(RT)分析,“向国会撒谎”(Lying to Congress)是最高会被判处5年监禁的重罪,但国会议员向司法部提出的定罪建议并没有约束力,而且往往毫无结果。

兰德·保罗(左)在国会听证会上向福奇发起质询视频截图

兰德·保罗(左)在国会听证会上向福奇发起质询视频截图

当地时间7月20日,美国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再次在国会听证会上炒作“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资助武汉进行‘功能获得研究’(gain-of-function research)”言论,并对拜登政府的首席医疗顾问福奇设下语言陷阱,暗指福奇此前关于“否认资助研究的声明”是在说谎。

对此,福奇强硬回击,在澄清相关研究并非“功能获得”后,斥责保罗称,“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如果说这儿真有什么人在撒谎,那也是你,参议员先生。”

在听证会上受挫的保罗并未放弃对福奇的攻击,转而扬言要将福奇送进监狱。

据福克斯新闻网消息,在20日听证会结束的数小时后,保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将要求联邦检察官追究福奇的刑事责任。

“我将致函司法部(DOJ),要求提起刑事诉讼,因为他(福奇)向国会撒了谎。”

“他这么做是出于自身利益,他想掩盖自己的行为,并掩盖自己与武汉实验室的联系。”保罗说道,无论是否证明新冠病毒起源于武汉实验室,福奇“在是否资助‘功能获得研究’方面撒谎,他应该受到惩罚。”

保罗还宣称,由于福奇在科学界的权威地位,“人们都怕他怕得要死”,研究人员一旦和福奇作对就会失去自己的研究资金。

不过,“今日俄罗斯”(RT)分析称,“向国会撒谎”(Lying to Congress)是最高会被判处5年监禁的重罪,但国会议员向司法部提出的定罪建议并没有约束力,而且往往毫无结果。

兰德·保罗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视频截图

兰德·保罗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视频截图

今年5月11日,保罗在国会听证会上宣称,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一直在与中国政府合作,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功能获得研究”,试图制造出一种“可以感染人类细胞的超级病毒”,具体研究者为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

根据保罗的说法,所谓的“功能获得研究”,是指“对任何可合理预期为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或SARS病毒赋予属性,增强其致病性或传播性的研究项目”。他试图借此炒作阴谋论,暗示新冠病毒“可能来自中国实验室”。

当时,在听证会现场的福奇明确反驳了这一谬论,强调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从来没有、现在也不会资助所谓的‘功能获得研究’”,保罗的言论“完全错误”。

7月20日,保罗在国会听证会上“旧事重提”,还公示了一份“证据”试图指控福奇在5月11日时对国会撒谎。

据“今日俄罗斯”报道,为保罗提供底气的“证据”是一篇由武汉科学家撰写的关于蝙蝠冠状病毒研究的论文,该论文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

保罗宣称,该论文已被麻省理工大学生物学家凯文·埃斯维尔特(Kevin Esvelt)审阅,并的得出了“研究人员使用的某些技术似乎符合‘功能获得研究’的定义”的结论。

对此,福奇一再重申,此项实验固然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但与“功能获得研究”无关,并表示保罗“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事实上,该论文的另一位当事人石正丽今年6月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也明确表示,自己的实验与“功能获得研究”不同,因为自己的目的不是让病毒变得更危险,而是了解病毒如何跨物种传播,“我的实验室从未进行或合作进行过增强病毒毒性的‘功能获得实验’。”

兰德·保罗在社交媒体上重申自己对福奇的指控

兰德·保罗在社交媒体上重申自己对福奇的指控

兰德·保罗在社交媒体上重申自己对福奇的指控

事实上,保罗对福奇的攀咬以及在新冠病毒问题上的“反智”情况由来已久。

去年11月12日,在美国新冠病毒累计确诊人数逼近1100万人的时候,保罗公开发表“迷惑言论”,称感染过病毒的人“已经免疫了”,应该“庆祝一下”。他还抨击福奇“违背科学”,称福奇支持封城是因为他“不关心人们的自由”。

在今年3月的国会听证会上,保罗又就福奇建议接种疫苗或感染病毒的人们戴口罩一事进行嘲讽,“你已经接种了疫苗,又还戴着两个口罩,这是在演戏吗?”

值得一提的是,保罗曾参加过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试图争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位置。但由于保罗在2016年初艾奥瓦州的党团会议中只取得了不到5%的得票率,他最终于2016年2月3日退出了当年的总统选举。

美国《国会山报》报道指出,前总统特朗普盟友兼保守派共和党人针对福奇的现象并不稀奇,除保罗外,想尽办法攀咬福奇的人还有很多。

比如,俄亥俄州共和党众议员吉姆·乔丹(Jim Jordan)在去年7月的国会听证会上,就试图操弄话术诱导福奇说出“政府应该禁止抗议活动”。

再比如,特朗普政府的前国家情报代理总监理查德·格雷内尔(Richard Grenell)则坚持认为福奇在掩盖真相。

格雷内尔在社交媒体上传了一段福奇接受保罗质询时晃手的视频,并以此为由声称福奇心虚了。

“他被曝光了,福奇博士毫无可信度可言,他已经崩溃了,他在让一切情况变得更糟。”

与福奇对辩后他还放狠话:送你进监狱

有关新冠溯源问题,福奇6月21日接受《纽约时报》的播客节目《摇摆》采访时再次明确表示,新冠病毒最有可能源于人类与受感染的动物的接触,而非“实验室事故”。他还直言,有关“实验室泄漏论”的辩论已被“政治化”。

福奇表示,作为一名科学家,他对新认知持开放态度,直到某一理论被确凿证明。福奇称,他没有否认某种可能性,但认为“实验室泄漏论”是一种距离事实非常非常遥远的可能性。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美媒:印度反对党指责莫迪监控政敌 外媒:摩洛哥否认监听马克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