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环球视野 > 正文

威胁制裁:美国的围堵和俄罗斯的突围

原标题:深谭丨威胁制裁:美国的围堵和俄罗斯的突围

威胁制裁:美国的围堵和俄罗斯的突围

2022年1月13日下午3时18分,白宫新闻发布厅,记者已经坐定,等待着发言人。

欧安组织的会议刚刚结束,人们都想知道,经过三场对话,俄罗斯、美国、北约,各会做出何种选择。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的讲话中,多次提到“准备”一词:

美国已为任何突发事件、任何可能性做好了准备,包括俄罗斯“入侵”乌克兰。

但问题是,制造紧张氛围的,真的是俄罗斯吗?

威胁制裁:美国的围堵和俄罗斯的突围

在刚刚过去的一周,俄罗斯与西方展开密集磋商。

10日,美俄对话;12日,北约-俄罗斯理事会会议举行;13日,欧安组织会议举行。三场对话,都未能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无果而终。

核心分歧之一,在于北约东扩。

1999年,北约完成冷战后的第一次东扩,接纳了波兰、捷克和匈牙利三国。北约增加同俄罗斯750公里的接壤的同时,也将防御前沿一下子向东推进了700公里。

2004年,北约第二次东扩,吸收了包括波罗的海三国在内的7个国家,俄罗斯西北部战略要地的“缓冲地带”消失,通往大西洋的通道被阻断。

更重要的是,在这里部署战略武器,可以覆盖俄罗斯的主要城市,俄罗斯失去了“战略纵深”。

现在,北约又在频频释放吸收乌克兰加入的信号。如果其得以在乌克兰部署导弹系统,4到5分钟就能攻击莫斯科。

每一次东扩,都会给俄罗斯和北约成员国带来新的摩擦,而只要翻阅历史就会发现,每一次东扩,幕后推手另有其人。

1989年,上任不久的美国总统老布什,用略带“肉麻”的语气向北约盟友们表示,“欧洲问题就是美国的问题,欧洲的希望和渴望就是我们的希望和渴望,美国,是一个欧洲国家。”

但热脸贴了冷屁股。西欧国家,尤其是法国就表示,欧洲主要是指西欧国家或欧盟成员国,和美国没半毛钱关系。法国总统还表示,欧洲要和美国分离,尤其是在安全问题上。

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其实都在回应同一个问题——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世界格局在发生重大变动,作为军事联盟的北约,该何去何从?

欧洲可以没有北约,但美国不能没有。

对于美国而言,北约的扩张,就是美国利益与影响力的扩张。按照最初的设想,“北约模式”可以复制到任意一个大洲。

美国满脑子想的都是自身影响力在全球的投射,却从未从欧洲整体安全的角度考虑北约的未来。欧洲国家,想要安全和稳定。

对于欧洲国家而言,俄罗斯是其安全结构稳定与否的关键,只有加强同俄罗斯的关系,才能确保欧洲大陆的和平与稳定。而当时的俄罗斯,也有加入北约的想法。

俄罗斯和欧洲国家一拍即合,也就没有美国什么事了。这种局面,美国当然不希望看到。

1993年,《外交事务》杂志上刊登了一篇名为《建立一个新北约》的文章。其中就提到,美国应当在欧洲构建新的安全结构,这种结构的核心任务是填补中东欧地区出现的“安全真空”——北约东扩。

一边推动北约东扩,向俄罗斯咄咄紧逼,另一边又在俄罗斯煽风点火。

为了挑起俄罗斯的不满,美国还推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在对俄罗斯的财政援助方案中,增加了附加选项。俄罗斯只有经过一系列税制改革,才能拿到这些钱。

美国的举动,也让俄罗斯国内“向西”靠拢的风向,开始发生转变。

1999年,北约正式吸收波兰、匈牙利、捷克加入。加入,不仅仅是个仪式。根据协定,它还意味着波兰100%的军队受北约司令部指挥,捷克90%的军队受北约指挥,匈牙利则将大半的军队交北约指挥。

美国在等着俄罗斯的反应。那一年,俄罗斯迎来了一位新总统——普京。他上任没多久,俄罗斯政府没有再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申请贷款。接下来的路,要靠俄罗斯自己了。

1999年12月31日,叶利钦辞去俄罗斯总统一职,并宣布由普京代行总统职务

普京是个务实的人,他明白,当下的俄罗斯,国内目标应该远高于国际目标,在对外关系上,也要学着避免对抗。

只是有些事,树欲静,风不止。

就职之后的普京,抱有改善俄罗斯同北约关系的诚意。

2000年,在与时任北约秘书长的首次会面中,普京还问对方,北约准备什么时候邀请俄罗斯加入。

在俄罗斯的努力下,两年后,北约和俄罗斯建立北约-俄罗斯理事会。理事会中,俄罗斯和北约国家一道,在反恐等问题上具有联合决策权。

尽管存在分歧,俄罗斯和北约还是达成了相当广泛的共识,双方都认为,恐怖主义等新的威胁是需要合作共同完成的任务。

这样一来,北约东扩的势头要缓一缓了,这让美国坐不住了。转头,小布什就又以北约要成为能处理恐怖主义等新威胁的“更全球化”的组织为由,支持波罗的海到黑海之间的欧洲新兴民主国家拥有北约成员国资格。

在北约内部讨论时,美国派出的是副国务卿,但西欧国家,都没有派出同等的官员前往。他们对这一轮的北约扩张,并不热心——俄罗斯和欧洲国家在能源问题上有着共同利益,双方都认识到,需要保证俄罗斯邻近国家的稳定。

面对这样的情形,美国又提出,要增强北约的政治功能,促进“民主、自由市场与地区稳定”。

于是,席卷东欧和中亚的颜色革命,开始了。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等国相继陷入混乱,背后,都有美国的身影。

面对美国在家门口的煽风点火,普京针锋相对,毫不隐讳地对外宣布:俄对美战略首先要使自己变得强大,俄罗斯可以通过能源领域重新活跃在国际舞台上。

普京驾驶图-160战略轰炸机,他曾提过,外交抗议一万次,也不如战略轰战机的翅膀扇动一次

在普京的治理下,俄罗斯的政治趋于稳定,经济正在快速增长——仅在2006年一年,俄罗斯的贫困人口就减少了一半。这个国家正在抛弃旧有的消极情绪,重新上路。

眼见俄罗斯不上套,美国更是加大力度。2007年,美国邀请乌克兰前总理访美。紧接着,美国国会通过了价值3000万美元的拨款法案,要向包括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在内的东欧五国提供军事援助,用来帮助它们达到符合加入北约的标准。

图穷匕见,说是北约东扩,本质仍是用冷战的思维,围堵俄罗斯。

但北约的欧洲国家,并不想跟随美国的脚步。在一场北约领导人晚宴上,记者是这样记录的——至少有7个国家在排队反对小布什。

在美国到处搞“颜色革命”针对俄罗斯时,以法德为首的北约国家,有的在忙着和俄罗斯修天然气管道,也有的在反恐、地区稳定等问题上同俄罗斯展开合作。

毕竟,美国的那套思维,已经过时了,北约,也需要向前看。

2010年,北约中的欧洲国家,准备大幅削减国防预算——自从跟随美国出军阿富汗以来,北约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反恐多年,却“越反越恐”。

在北约盟国于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竭力采取艰难撤离行动之际,批评者抨击北约在阿富汗的任务“彻底失败”

这些国家的举动,引起了维多利亚·纽兰的警觉。当时,她是美国驻欧洲常规武装力量特别代表——很长一段时间内,《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牵制俄罗斯。

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此时已经坐上负责欧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之位的纽兰准备出头,挑起俄罗斯同北约之间的矛盾。

可不久后,一段纽兰的音频在网络上被曝光,听声音她有些失控,甚至爆粗口大骂欧洲在这个问题上软弱无力。

北约盟友与美国,已经同床异梦。而特朗普,则将这种分歧,搬上了台面。

2018年7月,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北约峰会上,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对盟友“开炮”。

作为商人的特朗普,将利弊算得很清楚。德国从俄罗斯数十亿美元、数十亿美元地买石油和天然气,至于对这个联盟,欧洲抠抠搜搜,并不愿意投入太多开支。

那一年的G7峰会上,多国领导人“围攻”特朗普

之后马克龙所说的北约“脑死亡”,揭开了这个联盟的根本问题——它并不为欧洲人的利益服务。

北约,只是美国人的北约,而非欧洲人的。人心涣散,前路迷茫,北约再次遇到生存危机。而为了“挽救”北约,美国造牌、打牌的方式无聊且雷同。

特朗普的消极态度激起了美国国会的剧烈反应。也正是这一年,一个名为参议院北约观察员小组的机制重启。它的出现意味着,“俄罗斯威胁”的论调要回来了。

今天,乌克兰东部硝烟再起。去年在阿富汗这张牌彻底失效后,乌克兰加入北约的话题再次被挑起——这是美国手上所剩不多的筹码了。

双方都在边境地区部署了大量军事人员和装备,美国不断渲染俄罗斯的“入侵”威胁,擦枪走火的风险一触即发,俄罗斯与美国、北约进行了密集的对话。

对话中,俄罗斯要求北约将军力部署恢复至1997年的状态。

听到“1997年”,拜登的记忆被唤醒。那一年,参议院北约观察员小组应时而生,任小组联合主席之位的,是参议员拜登。

俄罗斯的外交官很爱用一个词——“遗传密码”。俄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就曾指出,“美国等国家很难摆脱冷战思维模式,那个为了对抗某个敌人而建立的遗传密码还依然存在。”

美国还是那个美国。仍想着用塑造敌人的方式来“团结”北约盟友,围堵俄罗斯。但北约并非铁板一块,一些国家已经看清了美国的真实面目,所谓“围堵”,不过是四面漏风的“烂尾楼”。

走自己发展之路的俄罗斯,也在利用这些“缝隙”,完成突围。

这一次,俄罗斯也开出了“两份清单”——这是关于安全保障的条约草案,一份给美国,一份给北约。草案的内容基本上是俄罗斯公开反复强调过的立场,底线问题,寸步不让。

世界已经不是那个世界。

来源:玉渊谭天

责任编辑:刘光博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古特雷斯:全球新冠疫苗分配不公平“可耻” 缅甸曼德勒一行政办公楼遭袭 已致两死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