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环球视野 > 正文

多方力促塔利班与小马苏德会谈,反塔联盟能否被“包容”?

原标题:多方力促塔利班与小马苏德会谈,反塔联盟能否被“包容”?

近日,多家外媒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阿富汗已故北方联盟领袖马苏德之子——阿富汗全国抵抗阵线(NRF)领导人艾哈迈德·马苏德抵达莫斯科,将与塔利班成员举行会谈。这些报道称,小马苏德将与塔利班代理国防部长毛拉穆罕默德·叶尔孤白举行会谈。

艾哈迈德·马苏德。人民视觉资料图

艾哈迈德·马苏德。人民视觉资料图

然而,对于这些报道,俄罗斯总统阿富汗问题特使扎米尔·卡布罗夫表示否认,并斥责其为“假新闻”。不过,据阿富汗Khaama通讯社1月29日报道,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阿列克谢·扎伊采夫在每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俄方确实准备主办塔利班与反对派之间的会谈。

1月10日,阿富汗塔利班表示其于9日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与阿富汗反塔利班联盟“全国抵抗阵线”的数名高级官员举行了会谈。这也是塔利班自去年8月重掌阿富汗以来首次举行此类会谈。

被阿富汗人尊称为“潘杰希尔雄狮”的马苏德,曾率领游击队多次击败苏联军队围剿。20年前,他领导的北方联盟曾是反对塔利班政权的最后一支力量。就在“9·11事件”发生前两天,马苏德遇袭身亡,北方联盟也因此变为一盘散沙。

2021年塔利班攻势期间,小马苏德在潘杰希尔山谷组建了抵抗塔利班的武装力量。塔利班占领喀布尔后,他与自称“合法看守总统”的前副总统萨利赫继续坚守潘杰希尔抵抗塔利班。9月6日,塔利班控制了潘杰希尔,此后小马苏德行踪不明。

小马苏德提议共组政府遭拒

1月9日的会谈是阿富汗临时政府代理外长穆塔基上台以来首次访问伊朗。阿富汗临时政府发言人比拉勒·卡里米表示,此次会议应伊朗外交部的邀请而召开,期间穆塔基与民族抵抗阵线代表团进行了会面,双方讨论了阿富汗最新事态发展。有分析认为,塔利班新政府与反对派之间的会晤是积极的一步,可能会为正式谈判开辟道路。

半岛电视台援引阿富汗临时政府消息人士报道称,在德黑兰为期两天的谈判中,全国抵抗阵线领导人小马苏德向穆塔基提议双方共组过渡政府。穆塔基拒绝了这一提议,不过他表示,全国抵抗阵线领导人可以返回阿富汗,临时政府将为其提供安全保障,前提是双方之间的问题通过对话解决。

“会谈毫无结果,我们也不会进行正式谈判。”据土耳其广播公司(TRT)1月28日报道,全国抵抗阵线对外关系主管阿里·纳扎里称,“我们已经试探过了,但看到他们并不是认真的。”另一名阿富汗高级外交官则表示,伊朗人显然对塔利班在会谈上的不妥协感到了“失望”。

当地时间2021年8月30日,阿富汗潘杰希尔省,反塔利班武装人员进行军事训练。人民视觉资料图

当地时间2021年8月30日,阿富汗潘杰希尔省,反塔利班武装人员进行军事训练。人民视觉资料图

据报道,在去年9月失去了对潘杰希尔山谷的控制后,小马苏德逃往了塔吉克斯坦。但纳扎里表示,马苏德仍然能够访问潘杰希尔山谷,全国抵抗阵线的战斗人员也依然控制着潘杰希尔山谷60%至65%的地区,并且抵抗运动已经蔓延至其他几个省份。

纳扎里称,塔吉克斯坦与俄罗斯都赞成在伊朗举行的会谈,两国都希望在喀布尔看到一个纳入塔吉克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包容性政府。

据纳扎里所述,自去年9月以来,巴基斯坦也三次试图主办塔利班与反对派之间的会谈,但最终全国抵抗阵线选择在伊朗举行会议。另一位与阿富汗全国抵抗阵线领导人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则对TRT表示,在塔利班去年8月接管喀布尔前后,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还促成了塔利班与全国抵抗阵线驻迪拜和塔吉克斯坦代表之间的会谈,但会谈均以失败告终。

TRT指出,巴基斯坦一直关注阿富汗塔利班与巴基斯坦塔利班之间的关系,且希望未来的阿富汗政府纳入能够平衡塔利班力量的非普什图人。此外,巴基斯坦可能还试图抢先印度一步支持阿富汗塔吉克人,在塔利班上一次上台时,印度就曾介入并支持了阿富汗北部的反塔利班抵抗运动。

为什么是伊朗?

多年来,伊朗与阿富汗多个政治团体都建立了关系,并一直支持着哈扎拉人等阿富汗什叶派少数民族。上世纪90年代初,伊朗还与俄罗斯、印度等国一起支持小马苏德父亲领导的北方联盟。

1998年,在北方联盟与塔利班的马扎里沙里夫战役期间,伊朗驻马扎里沙里夫领事馆遭遇袭击,8名伊朗外交官和一名伊朗记者被杀害,伊朗在边境陈兵数万,几乎摆出了与塔利班直接开战的架势。伊朗最初对美国入侵阿富汗持积极态度,但当小布什政府将伊朗纳入“邪恶轴心”后,伊朗对美军在邻国的存在产生了敌意。

伊朗人希望将美军逐出阿富汗,随着战事发展,他们也逐渐意识到,塔利班已经成为一支可能进入政府的强大力量。

TRT报道称,伊朗在阿富汗玩着“双重游戏”——支持塔利班,但又与阿富汗前政府保持着密切关系,也没有切断与塔吉克人的联系,与此同时,据称伊朗在阿富汗还拥有民兵代理人,这些人中部分是来自伊朗的什叶派阿富汗难民,部分则是阿富汗境内的哈扎拉人。

值得注意的是,与阿富汗的大多数邻国不同,伊朗对2020年2月美国与塔利班达成的协议持高度批评态度,因为这份协议将加尼前政府排除在外。

小马苏德虽然在英国完成了军事教育和高等教育,也一直在寻求西方的支持,但他与伊朗也有着深厚的长期联系。他少年时代是在伊朗求学,而他的父亲马苏德也曾与2020年遭美国暗杀的伊朗高级军事指挥官苏莱曼尼关系密切。

TRT援引一名与阿富汗全国抵抗阵线领导层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的话称,小马苏德定期访问伊朗,他的一些家人也居住在伊朗,“虽然没有得到伊朗政府的军事支持,但确实得到了一些资金。”对此,伊朗政府未予置评。

伊朗与塔利班建立了务实的关系,在塔利班接管喀布尔后仍然开放其大使馆。但与此同时,与俄罗斯等国一样,伊朗也拒绝承认阿富汗新政权,并呼吁塔利班建立一个更具包容性的政府。

伊朗前总统顾问迪亚克·侯赛尼也认为,“虽然没有证据表明德黑兰直接支持阿富汗全国抵抗阵线,但小马苏德的家人与伊朗有着牢固的联系,伊朗同情他和他的事业,这并非不可想象。”“与塔利班共存对伊朗来说是不可避免的。”他对TRT表示,“这并不意味着伊朗对塔利班在国内或外交政策中的所有行为感到满意,但德黑兰不能停止与塔利班的对话。”

但半岛电视台评论认为,和巴基斯坦一样,伊朗也不适合参与阿富汗谈判,“因为调解人不是中立的,情报部门会制定此类会议的议程并筛选参与者,预计谈判不会带来一个令阿富汗人民满意的结果。”

引美国担忧?

据TRT报道,与阿富汗全国抵抗阵线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称,小马苏德对伊朗的访问和与伊朗的个人关系在美国政府当中引起了担忧,他们担心小马苏德领导的全国抵抗阵线最终可能会成为另一个伊朗的代理人——如同黎巴嫩真主党和伊拉克什叶派民兵。

《纽约时报》去年5月报道称,美国政府考虑与小马苏德进行情报合作。但阿富汗全国抵抗阵线对外关系负责人阿里·纳扎里表示,目前没有与美国进行任何情报合作。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也拒绝对此事置评。

TRT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在塔利班去年8月接管喀布尔后,英国政府曾经用阿富汗境内物资中的武器为小马苏德的抵抗运动武装,并为其提供情报支持,但由于担心小马苏德与伊朗的关系,英国政府停止了这些援助。对此,英国国防部也未做出回应。

除了可能得到伊朗、英国等方面的支持,小马苏德也被认为与俄罗斯保持着“特殊关系”。推特上一位名为Calibre Obscura的军事专业博主近日发布了数张阿富汗全国抵抗阵线士兵手持俄罗斯武器摆拍的照片,他称这些装备以前在阿富汗从未出现过,这表明全国抵抗阵线可能得到了“新供应”。俄罗斯方面未做出回应,但发表了一份声明,否认“以任何方式”武装了阿富汗交战各方。

阿里·纳扎里也表示阿富汗全国抵抗阵线并未接受“任何地区国家”的援助,但他同时也承认,该组织与阿富汗“大多数邻国”存在着“友好关系”。纳扎里称,“只有当全国抵抗阵线证明自己的能力时,外国才可能对其开始支持。”

俄罗斯与伊朗一样,在与塔利班务实合作的同时,保持着与小马苏德等阿富汗北部塔吉克人的联系,这也是贩毒者和恐怖分子试图渗透到中亚和俄罗斯本土的必经路线。

在塔利班夺取喀布尔后,国际社会不再试图将其推翻,而是接受了其统治阿富汗的现实,同时也希望塔利班能够引入更具包容性的政治改革。但塔利班上台近半年,外界尚未见其组建包容性政府的动向。

“塔利班绝对还没有说服德黑兰和莫斯科,自己是一个值得信赖的盟友。”大西洋理事会南亚中心非常驻高级研究员、马苏德基金会驻巴基斯坦特别顾问兼代表卡迈勒·阿拉姆对TRT表示,“这意味着其他团体在政治上依然十分重要,特别是阿富汗全国抵抗阵线。”

责任编辑:李娜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拜登承诺出兵后,英国要搞“大动作” 北约多国陆续向东欧地区增兵,乌总统:他国渲染“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