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环球视野 > 正文

受到乌总统邀请,曾与俄罗斯“亲密”的德国,总理会在俄卫国战争胜利日访乌吗?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5月6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组织的会议上发表视频讲话,他表示乌方已邀请德国总理朔尔茨于5月9日访问基辅,以证明两国“站在同一边”。这一天正好是俄罗斯的卫国战争胜利日。

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乌克兰多次在军援和对俄制裁问题上对德国表示不满。在此之前,泽连斯基曾拒绝了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的访问。因其在外交上“受到冷落”,朔尔茨本周早些时候甚至表示近期并无访问乌克兰的计划。

↑泽连斯基6日表示,乌方已邀请德国总理朔尔茨在5月9日访问基辅。

↑泽连斯基6日表示,乌方已邀请德国总理朔尔茨在5月9日访问基辅。

另据央视新闻报道,5月9日前一天,包括朔尔茨在内的七国集团领导人将举行线上会谈,泽连斯基也将一同参加此次会谈。

那么,在会谈结束后,朔尔茨会应乌克兰邀约于9日访问基辅吗?

泽连斯基:为证明德国站在乌克兰这边

外媒报道称,当地时间周四(5日)早些时候,泽连斯基和施泰因迈尔进行了45分钟的电话沟通。据德国总统办公室官员称,泽连斯基在电话中邀请施泰因迈尔与朔尔茨领导的整个德联邦政府访问基辅,但当时并未透露具体的日期。外界纷纷猜测,乌方邀请访问的日期可能会定在5月8日或5月9日。

当地时间6日,泽连斯基在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组织的会议上发表视频讲话,证实乌方已邀请朔尔茨在5月9日访问基辅。他补充说,如果朔尔茨接受乌方邀请在9日访问基辅,此举将是一次“强有力的政治举动”,可以证明“德国与乌克兰站在同一边”。

受到乌总统邀请,曾与俄罗斯“亲密”的德国,总理会在俄卫国战争胜利日访乌吗?

↑当地时间5月7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举行了俄罗斯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7周年红场阅兵总彩排。

5月9日也是俄罗斯卫国战争胜利纪念日。1945年5月8日24时,纳粹德国无条件投降书生效。由于时差原因,地处于柏林以西的美、英、法等国将5月8日定为欧洲胜利日,苏联则将5月9日定为该国的胜利日,以纪念在二战中牺牲的2700万苏联军民。苏联解体后,独联体国家沿袭了这一传统。

外媒报道称,美国、英国、法国以及德国等国的代表团此前均曾参加过俄罗斯胜利日传统的阅兵仪式。俄罗斯一年一度的胜利日即将到来,但据称今年并未邀请任何外国领导人参加。

据德国联邦政府发言人表示,朔尔茨将在欧洲胜利日(5月8日)当天发表全国电视讲话。该发言人补充说,今年的这一天具有“特殊意义”,同为纳粹德国受害者的俄乌双方正处于冲突之中。同日,德国还将作为七国集团轮值主席国与其他领导人当天举行线上会谈。

↑日前,柏林已批准向乌克兰交付“猎豹”式防空坦克

↑日前,柏林已批准向乌克兰交付“猎豹”式防空坦克

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6日表示,此次会晤的时间安排“具有重要意义”,因为正好在俄罗斯胜利日的前一天举行。另据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6日证实,泽连斯基也将参加此次线上会谈。该发言人称,此次会谈将集中讨论俄乌冲突的最新进展、对乌克兰的援助工作,并体现“七国集团在集体回应中继续保持团结”。

德国态度从“5000个头盔”到“提供武器”

外媒指出,乌方此举可能标志着乌德之间“外交僵局”开始解冻。在此次邀请之前,乌克兰数周以来多次指责德国在对乌提供武器援助和对俄能源制裁问题上犹豫不决。

1月份,在俄乌局势持续升温之际,一些欧洲国家当时已开始响应乌克兰的请求向其运送武器。不过,德国防长兰布雷希特当时仅宣布将向乌克兰提供5000顶防护头盔。此举不仅受到乌方官员的批评,也遭到了西方国家的讽刺。与此同时,由于对俄能源进口的高度依赖,德国强烈反对欧盟针对俄能源的全面禁令拟议。

面临乌克兰及其西方盟友的不断施压,德国逐渐打破此前拒绝运送武器的立场,陆续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以及更多的财政援助。不过,基辅与柏林之间的紧张关系并未因此缓和。当地时间4月12日,正在波兰华沙访问的施泰因迈尔原本计划访问乌克兰,这一提议却遭乌方拒绝。据悉,乌方认为,施泰因迈尔任德国前外长时与俄罗斯有着“密切的关系”。

↑4月中旬,德总统施泰因迈尔访问乌克兰的提议遭乌方拒绝。

↑4月中旬,德总统施泰因迈尔访问乌克兰的提议遭乌方拒绝。

泽连斯基拒绝接待施泰因迈尔的消息在德国政府引发广泛批评,德国副总理哈贝克更称乌方此举是一次“外交错误”。据称,自访问被拒之后,施泰因迈尔曾多次试图通过电话联系泽连斯基,但均未成功。本周早些时候,由于总统受到冷落,朔尔茨表示近期并无访问乌克兰的计划。朔尔茨还表示,基辅方面的拒绝对德国政府以及“全体德国人民”都是一个问题。

但在5月5日的通话后,根据德总统办公室发布的声明,泽连斯基与施泰因迈尔均认为通话是“建设性的、非常重要的”。该声明称:“过去发生的混乱已经消除,两位总统都同意保持密切联系。”外媒报道称,泽连斯基对此次通话表示,德国的领导力对于“反击俄罗斯”而言很重要。

据环球时报报道,俄罗斯政治学家卡姆金在接受俄新社采访时表示,“泽连斯基别无选择。因为没有德国作为欧盟领导人的支持,基辅政权将非常困难。现在,乌克兰显然需要德国加强财政援助和增加武器供应量。”

德对俄立场“大转变”?或是重大战略剧变的催化剂

西方官员指出,德国对乌克兰的支持确实姗姗来迟,但并非“从未出现”。德国前驻美大使、现任慕尼黑安全会议主席的沃尔夫冈·伊申格尔表示,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前,德国自2014年以来是向乌克兰政府提供经济支持的主要欧洲国家之一。但即便是俄乌局势持续升温,柏林与莫斯科之间的经济贸易关系也依旧牢固。

↑柏林码头一装满对乌援助物资的集装箱

↑柏林码头一装满对乌援助物资的集装箱

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德国与俄罗斯在今年1月份的贸易比去年同期有所增长。与2021年1月相比,德国对俄罗斯的出口增长 30.7%,进口增长 57.8%。尽管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柏林已经开始逐步结束两国的贸易关系,包括对俄寡头和企业实施制裁,以及支持欧盟对俄罗斯石油的拟议禁令。不过,一些德国官员仍然与俄罗斯保持密切的合作关系,尤其是在能源领域。

伊申格尔指出,德国的对俄政策植根于历史。“二战结束后,一大群德国人认为,如果这个国家今天能够稳定,那是因为数十万苏联士兵没有开一枪就离开了德国领土。”伊申格尔说,“许多德国人认为,该国对克里姆林宫负有一定的感激之情,进而与俄罗斯建立了经济和政治伙伴关系。”尽管西方国家近年发出警告,但德国继续坚持相信“通过贸易改变”的政策方法。

然而,随着俄乌冲突的持续,德国不仅放松了对武器出口的限制政策,还同意向基辅提供包括榴弹炮、坦克在内的“致命性武器”。德国对外关系委员会技术和外交政策负责人泰森·帕克指出,德国几十年来对俄罗斯的矛盾心理突然转变为2022年的强硬政策立场,实际上符合德国政治的“转变政策”(wendepolitik)概念特点,即大规模事件成为重大战略转变的催化剂。

帕克解释称,朔尔茨立场突然转变的决定类似于,德国在柏林墙倒塌11个月后迎来统一;或者例如,在日本福岛核灾难发生后,时任德国总理默克尔立即决定逐步淘汰核电。“这是一个彻底的转变,是因为它符合目前的公众舆论,而政府机构只是接受并相信它。”帕克说,“这不是(政府)早已计划好的,而是在利用这一时机。”

柏林自由大学的社会学家米尔科·莱夫克同样指出,朔尔茨明白这是一个“恰当的时机”,可以让民众接受政府很久以前就必须做的事情。例如,试图摆脱对俄能源供应的依赖,提高国防开支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所占的比例。

另据柏林赫尔蒂治理学院教授乔安娜·布赖森分析称,德国目前是由联合政府执政,因此有理由采取“大胆行动”以应对新形势。布赖森表示:“联合政府的三个政党都做出180度的改变,绿党同意考虑重启核电;自由民主党表示将承担债务;而社会民主党声称将把钱花在武器上。”

责任编辑:张建利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切尔西足球俱乐部正式易主被美国富豪买下 总价42.5亿英镑 美国2021年反亚裔仇恨犯罪数增长339% 专家:两党议员都有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