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环球视野 > 正文

美军方声称空袭叙利亚致平民伤亡“没违法” 外国网友不买账

美军在叙利亚巡逻(资料图)

美军在叙利亚巡逻(资料图)

海外网5月18日电据美联社报道,当地时间17日,美国国防部就美国2019年在叙利亚发动空袭造成平民伤亡一事,发布调查报告,声称这一行为“没有违法”。然而,外国网友对这一说法并不买账。

这项调查由美国陆军部队司令部司令迈克尔·加勒特领导。报告内容称,“(空袭叙利亚)没有违反交战规则或战争法。地面部队指挥官在获得授权进行防御性行动时,没有故意造成平民伤亡。”(详细报道:美国防部就2019年空袭叙利亚致平民伤亡一事发布调查报告)

然而这份旨在向公众展示调查“透明度”的报告,并没有平息怒火。在推特平台,不少美国网友痛斥美军方所谓的“调查结果”。

美军方声称空袭叙利亚致平民伤亡“没违法” 外国网友不买账

“好吧,这不是战争罪,只是个错误。”

美军方声称空袭叙利亚致平民伤亡“没违法” 外国网友不买账

“就算是‘误伤’平民,也没有违反任何法律?”

美军方声称空袭叙利亚致平民伤亡“没违法” 外国网友不买账

“如果一个人误杀了其他人,他们也会因过失杀人面临严厉的惩罚。”

美军方声称空袭叙利亚致平民伤亡“没违法” 外国网友不买账

也有网友质疑调查真实性,并讽刺道“美国军方发现美国军方自己没做错任何事情”。

2019年3月18日,美军在叙利亚代尔祖尔省的巴格兹村庄发动空袭,致4名平民死亡,包括3名女性和1名儿童,另有15名平民受伤,包括11名女性和4名儿童。(海外网李萌)

相关报道:美国霸权给多国带来重建之痛:美国黑手搅乱叙利亚十一年(环球网)

[环球时报驻叙利亚特派记者薛丹]编者的话:“地区国家间密切合作,可以击败美国霸权。”8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突访德黑兰时这样强调,“经历战火摧残的家园可以重建,但如果一个国家的原则被摧毁,将无法重建。”已爆发11年的叙利亚危机让这个中东国家变得满目疮痍、民不聊生,这背后,美国难辞其咎。这11年来,美国先是充当“阿拉伯之春”的幕后黑手,除“煽风点火”外,还通过武装、扶植叙反对派力量,加速危机升级,挑起内战,并为恐怖主义的滋生提供土壤;此后,美国更是非法军事介入,长期掠夺叙油田及粮食;当推翻叙政权无望之后,美国又用层层加码的制裁让这个期待早日重建的国家长期陷入困境。外部势力干预是叙利亚危机难以解决的重要原因,同样的一幕还在伊拉克、阿富汗等国继续上演。美国为一己私利,在这些国家挑起战争、制造动荡,给当地留下难以收拾的“烂摊子”。近日,《环球时报》记者专门对叙利亚等国重建工作进行了调查。

疯狂掠夺给叙带来两场“油荒”

旅游业、石油业和农业,曾是叙利亚的三大经济支柱产业,但如今都没有恢复元气。危机爆发前,每年约有15万名来自全球各地的游客专程前往位于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东北200多公里处的巴尔米拉。在2013年6月召开的第37届世界遗产大会上,因担心战乱,叙利亚的大马士革古城、巴尔米拉古城遗址等6处世界遗产全部被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2015年5月,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攻占巴尔米拉,随后炸毁巴尔沙明古神庙等古迹。等2017年3月叙政府军最终收复古城时,巴尔米拉已是伤痕累累。

最近两年,叙政府曾安排《环球时报》记者实地采访过巴尔米拉古城遗址受损和修复的情况,但很少看到其正式对游客开放的消息。前不久,记者才注意到有来自英国、意大利等欧洲国家的两个旅游团到访巴尔米拉的报道。

2020年,叙利亚对外贸易总额为55.23亿美元,其中出口5.23亿美元,进口50亿美元,主要用于购买石油和粮食,逆差严重。而叙利亚战争爆发前,叙是中东地区为数不多的农产品出口国,农业占该国GDP的26%,其中小麦年平均产量接近500万吨,每年对外出口200万吨。由于天气条件较好,加之安全条件改善,2020年叙农业生产较往年有所上升,小麦产量达到308.5万吨,但值得一提的是,叙主要粮食产区不在政府控制区内。这两年,叙利亚的小麦资源被美国疯狂掠夺和破坏。美军偷运小麦和石油的消息在当地媒体报道里屡见不鲜。叙政府多次谴责美国,称其在叙境内的行动是“国家性质的强盗行为”。

自去年冬季以来,《环球时报》记者经常在大马士革看见等待加油的车辆排起长队,很多车主通常要等四五个小时才能加到限量供应的30升汽油。在黑市,油价一度涨到每升6000叙镑(叙官方汇率1美元约合2800叙镑,而黑市上汇率最高为1美元兑换4000叙镑)。按照叙利亚工业商会联合会负责人的说法,危机爆发之前,该国石油不仅可以自给自足,还会部分出口以增加国家财政收入。叙石油2010年日产量曾达38万桶,到2020年每天仅能生产3万桶,汽油、柴油供应缺口巨大。2015年,美国以打击极端组织为由直接向叙东北部地区派出军队,并强行占领当地的大部分油田,进而开始大肆掠夺。美国此举让叙民众无油可用,也给叙政府造成巨大的财政困难。

除了“汽油荒”,近段时间以来,《环球时报》记者在大马士革购买食用油成了件难事,多个大型超市内原本放葵花油、花生油的货架要么空置,要么换成其他商品。即使能买到,食用油的价格也比今年年初贵了一倍。价格飙升的还有面粉、白糖、大米等生活必需品。今年3月,一场持续的寒潮侵袭大马士革,加上燃料缺乏让菜农不得不从黑市高价购买汽油或柴油用于灌溉和运输,这也导致菜价不断上涨。因电厂燃料供应短缺和战乱导致电力设施严重损坏,去年6月以来,大马士革平均每天供电仅8-9小时,阿勒颇等城市不超过6小时。

“反恐”谎言害了不少平民

美军依然霸占叙利亚的主要产粮区和产油区是以“反恐”为名。2015年,美国政府将特种部队部署到叙利亚,声称是“支持库尔德民兵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但在美军的“反恐”作战中,手无寸铁的叙利亚平民经常成为攻击目标。

今年3月31日,美国智库兰德公司发布的报告显示,在2017年打击“伊斯兰国”、攻打叙北部城市拉卡的过程中,美军的行动“可能造成更多平民伤亡”。叙方和一些国际组织调查称,美军基本上是以公共基础设施和平民为攻击目标,造成的平民伤亡数量可能多达1600人。《纽约时报》基于对五角大楼机密文件的调查后报道称,因“严重情报缺陷”和“错误瞄准”,美军过去这些年导致大量叙平民伤亡,但他们通常选择掩盖事实或者有罪不罚,最终不了了之。

叙政府多次严厉指责美在其境内的军事存在,并要求这些非法驻军离开。如今,在叙北部和东北部的代尔祖尔省、哈塞克省和拉卡省等省份,当地百姓正常的生活频繁遭到美军军事行动的侵扰。当地民众在接受国际媒体采访时表示,美军所到之处充满破坏和杀戮,他们口中的“反恐”很明显就是谎言。

据叙利亚国家通讯社(SANA)报道,美国“教官”近期正在训练一群武装分子,用以袭击叙政府军哨所、国内重要设施和平民目标。相关报道称,美国一边“反恐”又一边“泛恐”,不仅让美国再次扮演极其负面的角色,更暴露出其一贯的“双标”做法。

做礼品生意的叙利亚商人马赞·哈拉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上世纪70年代,他跟随家人从叙东北部的代尔祖尔省来到大马士革。让他头疼的是,危机爆发的前几年,他经常会接到许多匿名电话,责备其为何要在政府军控制地区生活,并威胁称“如果不从大马士革迁回老家代尔祖尔,老婆和孩子就将不保”。为保证家人安全,2015年,哈拉夫把妻子和4个孩子以难民身份送往德国。如今,像哈拉夫一家这样难以团聚的叙利亚人还有不少。联合国数据显示,危机爆发以来至少有35万叙利亚人失去生命。此外,这个原本人口约2000万的国家,有1200多万人几度流离失所,1400万平民需要人道主义援助。

提到孩子,很多叙利亚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教育领域,我们曾是中东地区出类拔萃的国家。但现在,我们面临很大挑战。”据了解,叙利亚危机爆发前,该国学龄儿童入学率一直在97%以上,但目前,有将近350万叙利亚儿童失学,其中40%为女童。

2021年3月,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莫雷尔访问叙利亚时曾忧心忡忡地表示,“当前,叙利亚的人道主义危机甚至比战争期间还要糟糕”,叠加的因素加剧了该国的通货膨胀,导致医疗用品、燃料、饮用水等物资短缺,超过1/3的基础设施遭到破坏,数百万儿童失学,80%以上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在叙利亚经济学家阿马尔·优素福看来,美国对叙利亚的施压体现在很多方面,但光是经济封锁就令人窒息,生活困苦的叙民众希望美国早日撤军,停止对叙利亚资源的掠夺。

2019年12月20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批准《凯撒法案》,加大对叙利亚的制裁。受该法案影响,叙基础设施重建和物资进口受到极大制约。目前,叙利亚医疗体系仍面临用品短缺、设施重建难等问题。叙利亚有74座规模较大的难民营,那里的医疗设施及诊治条件都较差。在叙利亚,针对医疗保健系统的恐怖袭击或军事袭击也时有发生。

“胡作非为者竟自称救世主”

在美国政府加大对叙利亚制裁的2019年,叙国内生产总值(GDP)为240亿美元,人均GDP仅为870美元,失业率高达78%,外汇储备接近于零。3年来,美国和西方制裁让叙利亚的这些经济指数毫无改观,百姓生活更为困苦。哈拉夫给《环球时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普通叙利亚人如果一天只吃一顿饭,一个月最起码也要10万叙镑,但大多数人现在的月收入仅为4万至7万叙镑,也就是说,只靠一份工作,挣到的钱完全无法解决温饱问题,因此,很多人不得不寻找多份工作,有的甚至一天工作16小时之久。哈拉夫无奈地说:“对很多国家的人来说,明天是如何过得更好,而对叙利亚人来说,明天是该如何生存。”一些低收入家庭民众表示,在刚结束的斋月期间,他们尽量减少非生活必需品的开支,同时减少聚会。

2019年5月,叙政府发起解放西部伊德利卜省的战役,陆续收复大片国土,此后,局势总体转向缓和。对于经历11年战乱的叙利亚来说,当前政治和解、经济重建和对外关系的恢复都是极为重要的议题。面对美国插手危机和内战留下的“烂摊子”,叙利亚政府这几年推出一系列调整改革措施,着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并不断加大与周边国家的经贸合作。今年3月,叙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到访阿联酋,这是他自2011年叙利亚战争爆发以来首次访问阿拉伯国家。有专家分析称,叙利亚有望在今年重返阿盟。叙总统在出访伊朗期间还表示,“人们正在目睹美国在该地区角色的崩塌”。

今年2月,叙利亚政治活动家瓦达·伊萨在当地媒体撰文称,当今世界大家都能清楚地看到,美国的胡作非为就是为了破坏叙利亚的稳定,破坏解决叙利亚危机的一切努力,“他们在这里窃取我们的资源,制造混乱并大肆破坏,竟然还好意思称自己是苦难叙利亚人民的‘救世主’”。叙利亚国际问题专家奥马里认为,“美国应对叙利亚乱局负有责任”,在叙利亚,可以明显看出美国是如何通过搅乱他国以维持自身霸权地位的。

一直关注叙利亚重建问题的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博士研究生李雪妍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当前,叙利亚危机的解决、重建和复兴必须具备三大基本条件,即内部稳定、取消制裁以及国际社会多层次的援助和参与。但现实是,虽然国际社会围绕叙利亚问题推出多个和谈机制,但由于叙各方无法在根本分歧上达成和解,所以仍未拿出可持续的政治解决方案。今年3月,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之间在日内瓦进行的谈判再次破裂。从国际环境来看,欧美国家加大对叙制裁等同于从经济层面阻断了该国的重建进程,影响到资金雄厚的海湾国家参与叙重建的意愿。在很多研究中东问题的学者看来,叙利亚危机的爆发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叙执行独立政治路线,这令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颇为不满。受美国因素的干扰,叙利亚危机短期内仍难以解决。为尽快展开重建,叙利亚急需一个由联合国推动、以叙利亚为主导并得到国际社会建设性支持的政治解决方案。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美伊竞相赴阿联酋修复关系:哈里斯率“全明星”代表团,伊外长称“新篇章”已掀开 从怀孕母马身上采血提取激素被批“残忍”,冰岛遭投诉被要求禁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