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环球视野 > 正文

芬兰和瑞典正式向北约递交“入约”申请信

芬兰和瑞典正式向北约递交“入约”申请信

当地时间5月18日,芬兰广播公司报道,芬兰北约大使克劳斯·科尔霍宁和瑞典北约大使阿克塞尔·温霍夫于当地时间18日8时许在布鲁塞尔北约总部,向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提交两国加入北约的申请信。

据报道,申请信递交之后北约将召开北约成员国会议,可能会决定启动关于两国的入会程序。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瑞典和芬兰的申请协议大约可以在两周内签署,之后两国将获得“被邀请国”的身份。这种地位赋予了两国未来参加所有北约会议的权利,但没有投票权。

(总台记者郝晓丽)

相关报道:芬兰、瑞典拟“入约”,专家:俄与北约再无缓冲地带,欧洲将陷“新冷战局面”(红星新闻)

当地时间15日下午,芬兰总统绍利·尼尼斯托和总理桑纳·马林在首都赫尔辛基总统府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共同宣布,芬兰正式决定申请加入北约。

当晚,瑞典执政党社会民主党也在斯德哥尔摩召开第三次内部会议,决定支持瑞典加入北约。瑞典首相兼社会民主党主席玛格达莱娜·安德森表示,这意味着瑞典准备放弃“以各种形式维持了200年的安全政策路线”。目前,瑞典议会正就是否申请加入北约进行辩论。

同样是在15日,北约在德国柏林举行的北约外长非正式会议上表示,如果两国提出申请,北约将作出迅速积极决定。

外媒指出,这标志着北欧两国安全政策的重大转变,偏离了延续多年的军事不结盟政策。而尼尼斯托在新闻发布会上宣称“一个新时代开始了”。一旦瑞典和芬兰这两个长期奉行“中立”的国家加入北约,将是北约针对俄罗斯的第六次“扩大”。自1949年以来,北约成员国通过多次扩大进程,从12个增加到30个。

↑5月12日,北马其顿KRIVOLAK,北约成员国军队在当地举行军事演习。

↑5月12日,北马其顿KRIVOLAK,北约成员国军队在当地举行军事演习。

那么,北欧两国为何执意要放弃“永久中立地位”?俄罗斯又会如何应对?这一历史性事件又将对欧洲大陆及世界格局带来何种影响?

16日,红星新闻就这些问题对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亚所助理研究员陈宇,及浙江外国语学院美国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王冲进行了专访。

安全与经济的双重驱动

在两国关于是否加入北约这一问题的讨论过程中,“安全”是最为高频出现的核心词。据外媒报道,瑞典首相安德森15日在宣布支持加入北约这一决定时表示,“瑞典需要北约成员国的安全保障”。芬兰总理马林也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这一决定将加强而不是削弱芬兰的安全。

事实上,虽然此前并未正式加入北约,芬兰和瑞典一直与北约保持着密切的互动与联系。自2013年以来,两国一直是北约“和平伙伴关系计划”的“增强成员”,并定期参加北约领导的行动和演习。而在北约内部也长期保持着同两国的“30+2”对话机制,早在2016年,芬兰便已首次派代表参加了北约防长和外长对话会。

那么,两国为何不再满足于同北约保持合作关系,而是决定彻底放弃其“永久中立国”的地位?

王冲认为,导致芬兰和瑞典决定加入北约的最直接因素是“不安全感”。他表示,俄罗斯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对欧美国家尤其是东欧国家和芬兰等俄罗斯邻国是一个巨大的震撼。

历史上,1939年爆发的苏芬战争中,芬兰曾面临30万苏联军队的进攻。“芬兰对此有担心,是能理解的,因为芬兰离俄罗斯太近了,到圣彼得堡就170公里。芬兰决定改变自己的‘中立化’(立场),这是一个现实的原因。”他分析道。

除了“安全需求”外,王冲向红星新闻表示,芬兰决定放弃“永久中立国”地位,也有出于经济方面的考量。他解释道,从历史上看,芬兰、瑞典的“永久中立国”地位其实是东西对峙的一个产物。“一边是北约,一边是华约,芬兰决定要中立,要做东西中间的桥梁或翻译。甚至苏联解体以后,芬兰也一直坚持(这一原则),你们沟通不畅时,我可以在中间做中间人。”他解释道。

↑芬兰宣布决定申请加入北约后,反对者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参议院广场抗议。

↑芬兰宣布决定申请加入北约后,反对者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参议院广场抗议。

在过去数十年里,芬兰因为一直扮演着这样一个角色,所以在俄罗斯投资了多达900多家公司,俄罗斯也是其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王冲指出,芬兰过去无疑受益于这种关系,但在俄乌冲突爆发后,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让芬兰也很受伤”。这种情况下芬兰很难在经济上保持从双方受益,“这是一个实际的需求,就是说它如果保持这样的地位,不会带来任何经济上的实质好处,反而会增加一些麻烦,所以这(加入北约)也是一个经济方面现实的选择。”

俄罗斯将如何应对?维持“斗而不破”的关系

据外媒报道,在正式决定加入北约前一天,芬兰总统尼尼斯托主动给俄罗斯总统普京打电话,“礼貌通报”了芬兰的下一步决定。普京对此表示,“芬兰加入北约将是一个错误,芬兰的安全没有受到威胁”。尼尼斯托称,普京对芬兰加入北约消息的“冷静”反应令他感到惊讶。

陈宇向红星新闻表示,普京的反应比较冷静是情理之中的,因为芬兰、瑞典加入北约一事已经持续讨论了很长一段时间,俄方也早有了自己的评估,对普京来讲,肯定是有心理准备的。王冲也认为,面对“板上钉钉”的事实,保持冷静才是现实理性的做法。更何况,普京和尼尼斯托私交一直不错,“礼貌性”地回应对方的“告知”,也是必须的。

↑资料图。芬兰总统尼尼斯托(左)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晤。

↑资料图。芬兰总统尼尼斯托(左)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晤。

在此之前,俄罗斯曾多次警告,称此举会迫使俄罗斯“采取报复性措施”。就在一天前,普京还警告芬兰称,如果继续申请加入北约,两国关系可能会受到“负面影响”。

此前一天,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格鲁什科也表示,就芬兰和瑞典可能加入北约,俄方不会无动于衷,也不会冲动决策,而是将全面认真分析北约新一轮扩张后形成的新力量部署。那么,俄罗斯将会如何应对?

俄罗斯战略研究所协调研究中心专家谢尔盖·叶尔马科夫此前曾指出,“芬兰正在变成美国和北约用于解决与俄罗斯对抗等军事政治问题的又一个工具”。据报道,芬兰与俄罗斯的边境线长达1340公里,芬兰加入北约意味着,北约与俄罗斯间的陆上边界长度将翻倍,从威慑角度来说,芬兰的加入将使北约对俄威慑更具有效性。换言之,俄罗斯的安全无疑将面临成倍增加的威胁。

陈宇分析称,此前俄罗斯和北约之间有一些战略缓冲地带,但是经过这次俄乌冲突后,从北边的芬兰和瑞典,到南边的乌克兰,都越来越倒向了西方,“成为美国的桥头堡”。因此,未来俄罗斯和西方间将不再拥有任何的缓冲地带,北约和美国在俄罗斯从北向南的、漫长的整条边境上都会有强大的军事力量部署。这实际上是完成了对俄罗斯“彻底的战略围困”。

↑芬兰加入北约意味着,北约与俄罗斯间的陆上边界长度将翻倍。

↑芬兰加入北约意味着,北约与俄罗斯间的陆上边界长度将翻倍。

不仅如此,如果瑞典和芬兰加入北约,将让位于波罗的海,夹在波兰和立陶宛之间的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处于“孤立状态”。因此,陈宇认为,俄方肯定会做出一些举措,而在加里宁格勒部署战术核武器的可能性比较大。除此之外,俄罗斯肯定会在与芬兰接壤的边境地区加强军事部署,“可能会举行一些军演”。

但他表示,俄罗斯的行动整体上可能有限,很难有实质性的动作,也不会采取“非常激烈”的手段。“芬兰为什么这次突然决定加入北约,其实就是看准了俄罗斯现在没有精力,也没有能力阻止。”陈宇向红星新闻表示,“芬兰过去因为害怕俄罗斯,所以选择了中立,跟俄罗斯维持一个相对平衡的关系。但俄乌冲突爆发后,它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俄罗斯很难有什么大的反应,所以才敢去做。”

除了一些“军事措施”外,王冲表示,俄罗斯可能会采取网络战、舆论战或经济、能源战等手段,包括断电、断气等等,与芬兰保持“斗而不破”的一种关系。他认为,“俄罗斯没有必要去和芬兰撕破脸,总不能和邻居都闹翻,然后大家老死不能往来,所以它会保持芬兰这扇还算相对比较友好一点的‘通往西方的窗口’。”

是否会有导致俄乌冲突升级的风险?

与此同时,欧洲越来越多的普通民众担忧俄乌冲突持续甚至存在扩大的风险。当地时间14日,瑞典“对北约说不”组织在首都斯德哥尔摩发起反对加入北约的示威活动,该组织认为加入北约“是与和平背道而驰”。那么,这一“历史性时刻”是否会影响正在进行时中的俄乌冲突?

王冲表示:“现在我觉得可能这场冲突最终的终点是又回到起点,依然是在顿巴斯地区,双方过去在此对峙了8年,又再继续对峙。据我观察,现在俄罗斯没有足够的力量与决心去把这场冲突扩大化。”他分析道。另一方面,芬兰和北约也会“克制”地避免进一步激怒俄罗斯。

陈宇也指出,西方国家希望通过俄乌冲突来消耗甚至打败俄罗斯,但同时也尽可能避免冲突波及自己,尤其是竭力避免这场冲突升级为俄罗斯和西方之间的对抗,甚至是核战争。在他看来,如果俄乌冲突的风险积累到了一定程度,西方国家可能也会考虑“是不是不要过度刺激俄罗斯”。

他指出,西方国家也面临着一个比较困难的局面。一是俄乌冲突的长期持续,使得横向、纵向升级的风险都在上升,“横向就是地域范围的扩大,纵向就是武器杀伤程度的扩大,甚至核武器。这种风险随着冲突的持续时间越来越久,在上升积累之中。”

此外,这场冲突对欧洲的经济影响非常巨大。所以未来如果这样的局面继续发展,确实有可能会影响欧洲国家的决策。而在俄罗斯方面,“我觉得也有心很克制,整体上也很难去做出一些特别过激的行为。现在也没有必要,因为还没有到满盘皆输的地步。”

影响几何?欧洲将陷“新冷战局面”?

在宣布正式决定加入北约之际,芬兰总统尼尼斯托称,“这是历史性的一天,一个新时代的开始”。有分析将芬兰、瑞典“入约”称为欧洲大陆的“历史性重组”,将对欧洲和世界格局带来重大影响。

陈宇认为,俄乌冲突不仅让俄欧关系彻底破裂,也让欧洲此前“战略自主”的努力遭遇重创,未来在安全、经济甚至能源上对美国更加依赖。芬兰、瑞典“入约”,欧洲将会陷入一个“新冷战的局面”。然而,这是一个各方面力量不均衡,且没有任何缓冲地带,也没有任何机制渠道和规则来进行约束的局面,与传统冷战有着比较大的区别,因此这种风险有可能会外溢到全球。

王冲则认为,除了北约的进一步扩大外,芬兰、瑞典“入约”也是“美欧团结”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在俄乌冲突爆发前,北约已经出现“一盘散沙”的一个状态,甚至出现北约“脑死亡”之说。但一场俄乌冲突,又让美国和欧盟史无前例地团结了起来。

而在以俄乌军事冲突为标志性事件的当下,美、欧、俄在正以激烈的方式重构欧洲的军事、政治,地缘战略格局,进而影响全球格局的重塑。

王冲向红星新闻表示,从目前的形势来看,过去数十年形成的全球化的政治经济秩序都将受到严峻挑战,取而代之的是“全球碎片化”。从经济方面来看,包括在汇率、供应链等也会陷入一定程度的混乱,导致大家“只顾自家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比如印度最近禁止小麦出口等。

而在国际秩序方面,不同的力量会不断分化组合,未来更多的是一种不确定性。他解释道:“不确定性就是你不知道谁跟谁能成为朋友,也不知道谁和谁会是敌人。未来三五年,大家都在在一个分化组合,重新构建朋友圈的这么一个过程中。”

红星新闻记者徐缓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外媒:美国人购枪20年激增两倍 大量“幽灵枪”难以追踪 英媒:这就是无力遏制通胀的原因!英央行员工每周仅到岗一天引抨击